Tag Archives: Enjolras

Anthony Warlow的Enjolras——在他心中和粉丝的眼中

Anthony自己对Enjolras这个角色和这个剧的看法

(这是原来登在Barricade(一个fansite)上的文章,原作者从一个澳大利亚的电视节目上听写下来的。原文写的有点凌乱,所以翻译也有些可能不大通顺的地方。不过听听表演者自己的看法是好的,可以看出来Anthony的确认真地看了小说。)

维克多-雨果将Enjolras描写成一只翱翔的鹰,这个词差不多就是他的总结。他……我想你可以说,因为他是这样一个在高处翱翔的生灵,他的眼睛 可以看见未来。他看见了社会、文明的破坏。他的父母很富有,所以他受到良好的教育。他坚信自己的信念,这也是导致他死亡的原因。

鲜花唯一的用途是用来隐藏利剑,我想你可以说在他眼中,对于战斗,他有点着了迷。但是他又非常有激情,他相信正义,就像Javert一样,但是背景不同。他是将所有人联结在街垒上的凝聚力。

我演这个角色的方式就是镇定,当你镇定的时候你才能指挥其他人。当某个人在嬉笑的时候他只需要看着他——他不会说“闭上嘴”——他只是看着他们,因 为他在这方面非常熟练,他使用实际言行很节俭。所以如果某个人在嬉笑,而我正在研究地图,我只需要看他一眼他就会停下来回到自己的位子上。这就是我想要创 造的一种魅力,这种魅力使他成为一个超凡的角色。这就是我们如何脱离角色的平面性,建立起所谓的第三维。

Marius,我把他看作一个兄弟。通过Enjolras和Marius的关系,Enjolras开始觉得,好吧,我坚定我的信念,而这个男孩相信他的信念。作为一个兄弟,我必须要尊重他。

在这个音乐剧作品中群众演员的态度很特别。观众会看明星,如果他们想看明星,但是我们,作为一个整体,才能展现Les Miserables这个作品。我们呈现给观众的是改编自维克多-雨果原著的作品,把原作变成片断来达到多年前小说达到的效果,而且我相信很成功,因为它 是这样一个1980年代的音乐剧。

我觉得这个音乐剧就像一块海绵……一块吸收文化背景的海绵。澳大利亚卡司表现了一种直率质朴,勇猛无畏的真实感觉。我想这就是一种原始的表达方式, 因为起义是确实发生过的,我的意思是,这些都是真实的事件。美国卡司可能会非常前卫,也许我能说“炫”?你知道我的意思。“当然,见鬼,我们会干的!我们 会建一个街垒,去它的!快,让我们来打一仗!” 而英国卡司会比较保守。“让我们走出去打上一仗,”你知道:“邦!邦!你们就都死掉了。” 那种观念就是为什么我们被Cameron看作是世界最好之一的原因。因为那种品质,我们不怕跳起来大声嘶叫,我们不怕起来战斗,就像真的相信在跟敌人战斗 一样。那就是特别的地方。

在fans的眼中

(虽然CSR录音让Anthony的Enjolras广为人知,但是由于身在澳洲,看过他现场表演的人毕竟少数,这篇是原来某个Anthony的 fans网站上关于our favorite Enjolras主题的一篇review,写了一些现场的细节。作者Debbie Beggs ,Melbourne Australia)

回到我第一次看他演这个角色的时候,准确的说是1989年12月23号。我以前从没看过Les Miz,也没听说过Anthony Warlow。但是,当这个宏伟的音乐剧渐渐在我眼前展现出来,他出现了,大步走过那个拱门进入巴黎的街道,和Marius(Peter Cousens)一起,然后他开口了。从那以后我的生活就发生了很大变化……但是等等——我们要说的是Anthony表演的Enjolras,不是 Anthony。那是一场什么样的演出啊。

超凡,神圣,魅力,发号施令的魄力,还有,如同他所说的一样,镇定。如此镇定,他大概可以不用说一个字来演这个角色。嗯……不完全这样。那“翱翔 的,毫不费力的”男中音声音也算一大部分。但正是他表演中的镇定创造了这样一个不可思议的形象,表现出他是一个多么出色的领袖。他单独站在高处。你绝不会 质疑他的行动。你绝不会简单地想:“傻子,你会让他们都送死。”他有威严地领导这些学生,他们听从他的每个字。而且你也相信他们会的——但是,我们所有的 观众也是这样。观众对他的反应本身也是奇特的。每当他走上舞台或者开口的时候,会有一阵柔和的安静扫过观众席。

我的记忆中最喜欢的Anthony的演绎是Enjolras和Grantaire(Neil Melville饰演)的关系。如此感人又悲剧。我在那之后又看了很多这个音乐剧的演出,但是没有那次演出像这样捕捉到这种关系的本质。没有像Drink with me里所表现的那样。很难用语言来描写他们在那个场景中所制作出的感情,不可思议。所以,对所有没看过Anthony演Enjolras的人,我很抱歉。 对所有看过的人——你们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每次我在墨尔本看这个剧,这是我最期待的一幕场景。

(译者乱入:这一段真是说了也白说,只吊人胃口……)

但是,嘿,我当然期待看他的所有场景。尤其是那些小瞬间,虽然小,但是在脑中挥之不去。比如当Gavroche唱完他的词:”it only goes to show what little people can do.”他用脚后跟把Javert的枪踢过舞台。我不知道多少次坐在剧场里看其他Enjolras演到这个时候,心里想:“踢那枪,踢那把枪。”可惜他们 从不那么做。

比起其他的Enjolras,Anthony几乎接近不可超越。我把他对这个角色的表演看作是“权威”,所以并不奇怪我把所有我看过的 Enjolras跟他的表演相比。我有偏见吗?你可以说是的。所以我只能对Scott Irwin,最近的这个不幸穿上红马甲的人说:站稳了!

这就是我对Anthony的Enjolras的一些回忆。从那以后,我看了他所有的演出,但是虽然那些角色都很棒,Enjolras将始终是我的最爱。

所以,敬那个穿马甲的人一杯!也敬Anthony,因为他以他的方式让这个角色有了生命。但是,也别忘了婚礼上的那个服务生——多古怪滑稽。

P.S.我很幸运地在现场观看了伦敦十周年演唱会。但当他们把它称作“梦幻卡司”的时候,我就要发笑。不那么梦幻!Anthony不在那儿!

Michael Maguire

by salonga & yajun

Michael Maguire在1987年百老汇首演版的《悲惨世界》中扮演革命学生军团的领袖恩佐拉Enjorals,他出色的表演及充满阳刚之气的嗓音将这个只为革 命而生的英雄学生形象刻画得恰到好处,为此他获得了托尼奖最佳男配角、戏剧课桌奖和世界剧院奖。1995年《悲惨世界》10周年纪念的音乐会上他与 Colm Wilkinson、Phlip Quast、Michael Ball 等人同台演出,再次塑造了英勇正义的恩佐拉形象。

Maguire毕业于Oberlin音乐戏剧学院,后来在Ann Arbor密歇根大学获得硕士学位。

他演出的剧目包括在纽约歌剧院的《小夜曲》”A Little Night Music”和PBS制作的”林肯中心现场演出”的版本。Michael Maguire还在《旋转木马》、《安妮,拿起你的枪》、《与桑德海姆肩并肩》Brigadoon, 100 in the Shade及《沙漠之歌》等剧目中担任主演。最近他在洛杉矶的Strike Up the Band中饰演Jim Townsend,受到好评。

他曾经在许多知名剧团中表演,包括加拿大歌剧团,迈阿密市区歌剧院等等。在纽约他曾在卡耐基音乐厅、市镇音乐厅和Alice Tully音乐厅作为独唱演员表演。他也在伦敦交响乐团的“向伯恩斯坦致敬”音乐会上作为客座独唱演员演出,在伦敦Maguire还在皇家综艺秀 (Royal Variety Show)中为伊丽莎白女王表演。最近他曾与华盛顿国家交响乐团、以色列爱乐乐团、俄勒冈交响乐团、圣路易斯交响乐团等合作演出。

影视表演:
电影:
L.A. Pictures
Cadillac
Go Fish (2000)
The Deep End Of The Ocean (1999)
Busted(1996)
Where The Day Takes You (1992)

电视:
Star Trek: Voyager: Before And After
Nowhere Man: The Spiderwebb
Hearts Afire: Class Reunion
Quantum Leap: Star Light, Star Bright
Loving
Police Story: No Margin For Error

官方主页:http://www.zunshine.com/maguire/index.html

John Owen-Jones

出生日期:1971年5月5日
出生地:英国南威尔士 Burry Port

1994年毕业于Central School of Speech and Drama,获得表演学士学位。

伦敦西区演出:
《悲惨世界》(Les Misérables)
Feuilly (1995)
Understudy Enjolras (1997)
Grantaire/factory foreman/understudy Jean Valjean (1997 – 1998)
Jean Valjean (1998 – 2000)
Stand-in Jean Valjean (2001年4月)
Jean Valjean (2005年6月27日至今)

《剧院魅影》(The Phantom of the Opera )
The Phantom (2001年6月25日至2005年2月26日)

其他演出记录:
Jean Valjean - 《悲惨世界》英国巡演
Cleante - 《无病呻吟》(莫里哀:The Hypochondriac) (West Yorkshire Playhouse)
Valere - 《江湖医生》(莫里哀:Le Medecin Volant)(West Yorkshire Playhouse)
Mr Erianson (Liebeslieder) - 《小夜曲》(A Little Night Music) (Royal National Theatre)
Herr Zeller -《音乐之声》(The Sound of Music) (West Yorkshire Playhouse)
Antipholus of Ephesus/Antipholus of Syracuse - 《雪城双兄弟》(The Boys from Syracuse )(Harrogate Theatre)
Lorenzo - 《威尼斯商人》(The Merchant of Venice) (Harrogate Theatre)
Gaylord Ravenal - 《画舫璇宫》(Show Boat )(皇家艾伯特音乐厅)

影视表演:
The South Bank Show (ITV)
Pebble Mill (BBC)
Heno (SC4)
The Margaret Williams Show (SC4)
A Week in the West End (BBC)
Record Breakers (BBC)
Backstage (BBC)
Pebble Mill (BBC)
The Life and Adventures of Nicholas Nickleby (ITV)
The Bill (ITV)
The Leading Man (Leading Man Productions)

主要演唱会:
Till the Clouds Roll By - Prince Edward Theatre
Enoch in Carousel - 伦敦Royal Festival Hall,2002年6月15、16日)
Euro ’96闭幕典礼
Sweeney Todd二十周年演唱会( 饰演Pirelli)- the Royal Festival Hall
《悲惨世界》十周年演唱会(合唱队成员)- 皇家艾伯特音乐厅
南威尔士以及英国其他地区举行的各种演唱会

录音:
悲惨世界十周年演唱会(合唱队成员)
Inconnu (Andrew Cox)
个人专辑(筹划中)

官方主页:http://www.johnowenjones.com

说Anthony Warlow——如果,命运没有如果。

刚读到关于Anthony Warlow的一些资料的时候,我觉得命运有时确实不太公平。

如果Anthony Warlow不是来自澳大利亚……

如果Anthony Warlow参加了《悲惨世界》十周年纪念音乐会的演出……

Anthony Warlow是谁?在这个论坛里,没有听过《悲惨世界》交响完整版,或者对Enjolras不感兴趣的朋友,恐怕对这个名字不会有什么印象。但如果这两个假设是现实的话,这个名字在中国音乐剧迷的心目中,大概会响亮得多。也许,我们争论的不再是谁才是“那一个”Enjolras,而是,谁才是“那一个”Phantom,或者,Anthony Warlow与Philip Quast,你更喜欢谁?

如果Anthony Warlow是一个男高音……

Anthony Warlow十六七岁的时候,很多人认为他会成为一个“明亮的男高音”,但他嗓音的发展最终使他成了一位男中音,这样在歌剧上的角色选择无疑受到不少的限制,也许因为这个原因,他转向了音乐剧,在这个领域中,他的音色与技巧则显得游刃有余。他演出的著名音乐剧包括Les Misrable、 Phantom of the Opera、 My Fair Lady、 the Secret Garden、 Man of la Mancha等等。谁也不知道,如果他的音域让他适合于男高音的话,他会不会在歌剧舞台上取得像Joan Sutherland那样的成就,但可以肯定的是,音乐剧舞台上将少了一位杰出的演员。

如果Anthony Warlow没有罹患淋巴瘤……

真可惜,这个假设不是现实,但无比幸运而且令人惊奇的是,除了两个角色——concert 版Jesus Christ Superstar中的Pontius Pilate和The Pirates of Penzance中的Pirate King——之外,淋巴瘤让Anthony Warlow 失去的,似乎只有他的头发——1998年的CSR中那个Enjolras的力量与热情,听上去是如此令人振奋。如今,康复十年的Anthony依然活跃在舞台上,并且成为澳大利亚的癌症康复组织Leukaemia Foundation大使。

但是,命运到底是公平还是不公平呢?

尽管处身于在澳大利亚这样一个远离音乐剧中心的国家,但Anthony似乎无意在别处挥洒他的天赋,似乎他不需要借助百老汇或者伦敦的舞台提升他的知名度。

尽管Anthony转向音乐剧舞台,并取得瞩目的成就,歌剧院并不因而缺少一位出色的男中音,他舞台表演的成功,首先是在《魔笛》中取得的,此后依然参与歌剧演出。而90年代以来,除了音乐剧和歌剧之外,他的个人专辑也包括了对爵士音乐的尝试。

尽管在职业生涯的黄金时期便遭受疾病的威胁,但最终,Anthony重新赢得了他的生命,他的声音,或许,更增添了他的勇气,他的热情。

也许,得失参半,并没有什么不公平。

必须承认,除了CSR里的Enjolras,我所听过的Anthony Warlow的演唱只有一些短得出奇而且模糊不清的rm选段,所以,我对他的偏爱除了音乐上的理由,似乎只能以爱屋及乌来解释,也许因为Enjolras、Jekyll / Hyde、Cervantes/Don Quixote,甚至是《魔笛》里面那个有趣的Papageno,或者因为他也唱歌剧,又或者因为他从癌症中康复过来的经历……

不过无论如何,喜欢一个演员,似乎也不需要那么多理由。

Anthony Warlow

生日:1961年11月18日
出生地:位于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的Wollongong。

音乐剧历程:
1980,Man of La Mancha,Cervantes/Don Quixote。这是Anthony在家乡Wollogong的演出,不知能不能算正式踏上舞台,当年只有18岁的Anthony,对于吉诃德先生来说,实在是太年轻了。
1986,Guys and Dolls,Sky Masterson。
1987,”A Song To Sing, O”,his one-man show。这是一出独角戏,一部关于一位喜剧男中音George Grossmith的戏剧传记。
1987-1990,Les Miserables,Enjolras。与Philip Quast合作。八卦一下,现实中的Enjolras和Marius也是一对好朋友。在该剧中饰演Marius的Simon Burke,后来在Anthony Warlow的婚礼上担任他的伴郎。
1990-1991,The Phantom of the Opera,Erik。大概,希望Phantom帅一点的朋友可以满足了……尽管戴上面具之后根本看不出来。
1993, 1996, 1997,My Fair Lady,Henry Higgins。
1995 -1996,The Secret Garden,Archibald Craven。再次与Philip Quast合作。为什么《悲惨世界》十周年音乐会没有Anthony?据说是因为他和Philip Quast同时在演出the Secret Garden,so,两个只能去一个,不然,澳大利亚的观众要退票了……
1998,Grease,Teen Angel,从照片上看,Anthony 背着一对翅膀的样子很搞笑……
2000 – 2001,Annie,Daddy Warbucks
2002,Man of la mancha,Miguel de Cervantes/Don Quixote/,时隔12年,Anthony再次出演吉诃德先生,这次足够成熟了。

歌剧历程:
1980-81,Midsummer Night’s Dream(《仲夏夜之梦》),Puck。这是Anthony作为澳大利亚歌剧院的guest artist正式登台的第一个歌剧角色,虽然这个角色并没有唱词。
1984,The Magic Flute(《魔笛》),Papageno。你能想象严肃的革命青年Enjolras穿着滑稽的捕鸟人的衣服,活泼而有趣吗?这就是让Anthony崭露 头角的角色——快乐的捕鸟人。(《魔笛》里我喜欢这个角色更甚于主角。)他是历来最年轻的Papageno,而这次的成功使他进入Australian Opera,成为其中的一员,在剧团演出了6年,他演出的歌剧包括:
La Boheme(《艺术家的生涯》)
Tosca(《托斯卡》)
Otello(《奥赛罗》)
The Tales of Hoffman(《霍夫曼的故事》),得以与大名鼎鼎的Joan Sutherland合作——天!那时Sutherland到底有多大年纪了?
Romeo & Juliet(《罗密欧与朱丽叶》),饰演Paris伯爵。当然这不是那部音乐剧。
Don Giovanni(《唐•乔万尼》)
La Fanciulla del West(The Girl of the Golden West,Puccini的一部歌剧
Fiddler on the Roof (《屋顶上的小提琴手》),Fyedka,歌剧还是音乐剧?但资料上是这么列的。
The Merry Widow (《风流寡妇》)
Dialogues of the Carmelites (Francis Poulenc的一部歌剧)
Trial By Jury (Gilbert & Sullivan),饰演The Defendant,一个通常由年轻的男高音来扮演的角色。2005年Anthony再次出演这部轻歌剧的时候扮演的是年迈的法官。
Ann Boyd’s The Little Mermaid,饰演王子。
1986,Die Flederamus(《蝙蝠》),Eisenstein。这是他主演音乐剧Guys and Dolls之后回到Australian Opera演出的第一个歌剧角色。
1992,Die Fledermaus in Concert (《蝙蝠》演唱会版),Eisenstein。这是Anthony离开Phantom of The Opera之后回到歌剧院的第一场演出。
1995,Patience,Archibald Grosvenor。康复后重新回到歌剧院的演出。
1997,Flederamus,(《蝙蝠》的英文版)Gabriel von Eisenstein。
1999,The Magic Flute,Papageno。成熟了很多的Papageno,不过相信依然活泼而逗趣。
2005,Trial by Jury,Learned Judge; H.M.S. Pinafore ,Captain Corcoran,两部Gilbert and Sullivan的戏。
2006-2007,The Pirates of Penzance(《彭赞斯的海盗》),the Pirate King,又是一部Gilbert and Sullivan的戏。 2007-2009, Phantom of the Opera (《歌剧魅影》)澳大利亚复排及巡演,17年后再次接演这个角色,对多年前错过了的观众来说,这回有机会一睹Anthony扮演魅影的风采。

主要音乐会:
1993  Back in The Swing Concert 癌症康复之后举行的个人巡回演唱会,受到澳洲观众的热烈欢迎。
1996  Music of Andrew Lloyd Webber。与Sarah Brightman合作的澳洲与亚洲地区巡演,演出地点包括新加坡与香港。
1998  The Main Event,与John Farnham, Olivia Newton-John合作进行的演唱会
2003  An Evening with Anthony Warlow
2004 The Magic of Music ,和英国女高音Lesley Garrett合作举行的演唱会。

发行的音像制品:

音乐剧与演出:
1988,Symphonic recording of Les Misérables《悲惨世界》完整交响版
1994,Jekyll & Hyde,全剧的概念专辑,评价相当高。
1995,The Secret Garden,澳洲演出版精选
1996,Patience,Opera Australia’s 1996 production (有录音和录像发行)
1997,Fledermaus,Opera Australia录制发行了录像带和DVD。
1998,Grease, the Arena Spectacular ,一张single CD,包括两首歌。这张CD的收入全部用于一个癌症研究基金。
1998,The Main Event, a concert series with John Farnham, Olivia Newton-John (有录音和DVD发行)
2005,HMS Pinafore&Trial By Jury,Opera Australia录制发行了DVD。

个人专辑:
Tenor and Baritone (2005)
The Snow Goose (2005)
Face the Music (2003)
Best of Act One (1996)
Midnight Dreaming (1994)
Back in the Swing (1993)
On the Boards (1992)
Centre stage (19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