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音乐剧

冰上《悲惨世界》(作者:裘卡Juca)

比赛节目

选手 赛季 类别(短节目SP/自由滑FS/自由舞FD)

选段(不一定全对哈)

Todd Eldredge 1990/1991 FS
At the end of the day—I dreamed a dream—Master of the house—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DkxNDczNDky/v.swf

Hough & Ladret 1991/1992 FS
Look Down—At the end of the day—I dreamed a dream—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DkxNzM5MDIw/v.swf

Nicole Bobek 1992/1993 FS
On my own—Lovely ladies—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DkxNzE1MTky/v.swf

Laetitia Hubert 1993/1994 FS
Look Down—The Final Battle—Lovely ladies—On my own—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DkxNzE1NDIw/v.swf

Todd Eldredge 1997/1998 SP
The Final Battle—Master of the house—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DkxNDczNjIw/v.swf

Brittney McConn FS 1997/1998 FS
Look Down—At the end of the day—On my own—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TA5ODQ2ODAw/v.swf

Pechalat & Bourzat 2005/2006 FD
Epilogue—At the end of the day—First Attack—Epilogue—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Reprise)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DkxNDczMzQw/v.swf

Vise & Trent 2006/2008 FS
Who am I—Look Down—Waltz of Treachery—On my own—The Final Battle—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DkxNzcyMjUy/v.swf

Aki Sawada 2007/2008 FS
Look Down—At the end of the day—I dreamed a dream—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jkxMTQ1MjIw/v.swf

Min-Jung Kwak 2009/2010 FS
Look Down—At the end of the day—I dreamed a dream—On my own—Lovely ladies—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DkxNDcyODEy/v.swf

Moore-Towers & Moscovitch 2010/2011 FS
Look Down—At the end of the day—I dreamed a dream—Waltz of Treachery—Bring Him Home—The Final Battle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DgyNjc5MzQ0/v.swf

Sonia Lafuente 2010/2011 FS
Look Down—Building the Barricade—On my own—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DkxNjU0MDQ0/v.swf

Tobias & Stagniunas 2010/2011 FD
Who am I—At the end of the day—On my own—One day more!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DkxNzQ0MTA0/v.swf

Cannuscio & Lorello 2011/2012 FD

Look Down—At the end of the day—On my own—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Reprise)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Dk5NzQzODM2/v.swf

Jonathan Cassar 2012/2013 SP
Who am I—I dreamed a dream—Bring Him Home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TA4NjIwOTgw/v.swf

Yuna Kim 2012/2013 FS
Building the Barricade—Who am I—Master of the house—On my own—Red and Black-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reprise)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TQ2NTYyODI4/v.swf

Jeremy Abbott 2012/2013 FS
Bring Him Home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Dc5MTM4NTMy/v.swf

表演节目

表演节目的话就太多了,只列三个比较有名的选手吧:

Paul Wylie – Bring him home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DkxNDc2ODAw/v.swf

Michelle Kwan – On My Own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DkxNDc0MjAw/v.swf

Kurt Browning – Bring Him Home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DkxNjUzNjg0/v.swf

Advertisements

不完美的感人之作(电影观后感)

曾经有人说《悲惨世界》是很不适合改编电影的一类音乐剧。——这鸿篇巨著人物众多,情节线索繁杂交织,连改编成普通电影都鲜有忠实原著的成功之作,更别说是从头唱到尾的音乐剧电影。原本舞台版的大获成功算是个特例,在名著改编音乐剧中基本属于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而相比其他的一些音乐剧,它的sung-through(从头唱到尾)特点,以及music drama风格,对电影演员来说也是极大挑战。

所以自从知道Tom Hooper真的要拍电影了(之前Mackintosh“狼来了”几次),我一直怀着忐忑的心情,力图把期望值降低,直到预告片和之前泄漏的剧本出来,又把我的期望值拔高了一档。

看完了电影成品,我终于可以说,虽然依然有很多遗憾,但总算没有让我失望,基本达到了我期望的水平。最重要的是,这部电影基本保留了音乐剧的感染力,足够感人。

关于剧本:原本的音乐剧剧本因为舞台限制其实也不完美,不过舞台上更追求现场的那种感染力,所以一些逻辑上的缺陷观众可以容忍。改编成电影需要追求更多的连续性和真实感,所以剧本肯定要改,但改动多少是一个问题,太照搬舞台版可能陷入之前The Producers和Rent的困境,但改动成像Chicago那样的也不合适。在这一点上,编剧充分发挥了《悲惨世界》原著强大的这一优势,以音乐剧为基本构架,还原小说情节,甚至还从真实历史背景中找灵感。虽然最终的成品与最初泄漏出来的剧本相比还是删减了不少(悲惨世界的一大问题就是——实在是太长!不管是舞台版还是电影版都逃不过删减这一劫),但是还是要认一下编剧的努力。加进的情节有些有点睛作用,有些很巧妙地补全了音乐剧版的一些漏洞,但有些则是略显琐碎分散重点,取舍是一个大问题。顺便说,作为一个ABC之友控对删减了学生军团的戏份捶胸顿足,我实在宁愿砍了中间Javert追捕Valjean,Valjean带着Cosette躲进修道院这一段。另外,编剧和导演都有意表现原著中写到的Valjean对Cosette亦父女亦情人的感情,这想法不能说不好,但个人觉得表现的sexual暧昧感挺囧的,不必要,新加的歌Suddenly也未能给人留下深的印象。

歌词唱段与音乐剧相比也有些改动,歌词为了配合电影拍摄作了一些细节改动,独唱和过度段删了一些,有的改成一两句台词交代,但也有加入新的宣叙段。当然,还有新加的歌Suddenly,这段后来在Valjean离开Cosette和Marius的时候也有重现。

舞台版导演Trevor Nunn和John Caird在八十年代制作音乐剧时就运用了很多借鉴了电影蒙太奇的手法,但实际那些都不可能原样搬回银幕上。改编这部音乐剧对电影导演来说必定是个挑战。Tom Hooper为拉近角色与观众距离,给独唱基本都是大脸特写加摇晃的镜头,这种处理遭到不少诟病,个人意见这种尝试其实很大胆,但实在考验演员演唱和表演的功力,在Valjean的独白和Fantine的I dreamed a dream部分很好,其他一些地方就多少会有审美疲劳的问题,总的说不功不过。而大场面来说,At the end of the day和1832 Paris look down处理的不错,不过我还是希望场面能更宏大一点,群众戏能更多一点。导演这种从贴近角色处着眼串起宏大背景的想法很符合原剧精神,不过如果能做到收放有致,更流畅自如一些就好。然后Javert的独唱Stars和Suicide拍得有些诡异,不知是否也与Crowe的功力有关,这两段都相当让人无感。

全剧节奏总的说还是有些仓促,前半部分较好,后面有些乱,有些交代情节的段落太赶,有些本应该放慢给个长镜头或者适当定格留白的一晃而过。剧本太长真是个麻烦。

音响效果也是一大争议。现场采音造成了声音单薄和不完美,跟录音室里录出来的效果真是没法比,连大合唱也有所贬值。为了突出演员的单薄声线,伴奏乐队也显得比较低调,总的说缺了一些宏大的厚重感。(PS. 个人感觉IMAX的音响效果要好很多,有条件的话还是看IMAX吧)另外,由于演员的演唱水平缺陷,很多宣叙段落唱出来都让人觉得挺突兀,不少地方唱与说之间的过渡没有做好,缺乏流畅的韵律感。

但是现场采音的优点也显而易见:表演更加有现场感,更加鲜活有生命力。导演也许是追求这样一种质朴直率的,像说话一样可以直截表达情感的感觉吧。这种尝试非常大胆。最终的效果,优缺权衡,我认为优点超过了缺点,因为在我看来这电影的感染力很大一部分来自现场收音的表演,演员的声音配合情绪的表演,而不是声音与表演分离然后硬配在一起的呆板感觉。

此外,服装,布景,画面很美,典雅考究有质感。Anne没有原著所强调的美丽金发稍让人怨念,据说那就是她自己的头发,而且还真是在剧里剪短的。Valjean的服装和造型跟舞台版比风格差别很大,估计部分原因是因为Hugh Jackman的外形特点。Enjolras的标志性红马甲在电影里估计会显得不太搭调,不过还是象征性地给了他件红外套。街垒和Valjean家的花园跟我想象的相差无几。

然后说到演员。

Hugh Jackman无论从外形和声音上来说都不是一个理想的Valjean,然而他确是同等知名度电影明星里最适合的人选,所以,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放下偏见去看,就觉得他其实挺不错的。演得好,唱功也算过关。虽然名曲Bring Him Home刺耳了点,但还可以忍受。感觉他最大的问题是音域不够,嗓音缺乏共鸣,感觉基本上没什么头声/假声,在现场收音的情况下嗓音也显得比较“大白嗓”,所以Valjean的歌他唱出来都比较缺乏美感,不过戏剧感还是很足的。个人觉得Valjean的独白what have I done表现最好,那种悔恨,纠结,痛苦淋漓尽致。

Anne Hathaway没有辜负我之前的期望,她的表现几乎完美无缺,一曲I dreamed a dream就一个大脸特写镜头,但是给人感觉特别真实,从开头说不出话一样的轻声自语,娓娓诉说往昔,到结尾撕心裂肺带着哽咽的爆发,非常震撼。I dreamed a dream本来就不只是一首仅仅美丽忧伤的歌,而是从人间跌入地狱永无回路的绝望遗言。现在Anne与舞台版Lea Salonga并列我最爱的Fantine。

Eddie Redmayne跟期望的一样好,把Marius文艺又呆萌的气质表演出来了,而且不弱气。最让人意外的是他的嗓子真好,现场采音的条件下很多人的声音都显得单薄,只有他的嗓子很饱满厚实,像自带混音似的。他的“空桌对空椅”是至今我听过所有版本中仅次于Michael Ball的最好版本。

Russell Crowe就确实是囧了点。说实话他嗓子不错,整个电影里主演就他和Eddie Redmayne嗓音最厚实,可惜他就像完全不会用嗓不会运气似的,就不指望他能用歌声来表演,但是他气势也完全没唱出来,而且他一唱歌就有种呆囧感,不知道是否因为唱歌力不从心也影响了表演,他的Javert不能说完全没气场,但总的说给人一种老实呆憨的违和感。

Samantha Barks的表现比25周年好,细腻动人很多,我对她25周年的表现无感,电影里要好很多。

Amanda Seyfried我觉得还行,似乎挺多人不喜欢她,不过也许我对Cosette要求不算太高,她达到了我对一个花瓶的期望值,唱的一般,无功无过。

Cohen和Carter的酒店两口子也算完成喜剧角色的任务,说不上印象深,但也说不上不喜欢。

Aaron Tveit从开始选他的时候我就很担心,很久前听过他现场,他嗓子比较薄,适合通俗流行歌,唱Enjolras就有点勉强,而且他长相也是那种比较平凡美国邻家的感觉,跟Enjolras有些差别,后来看预告片也是觉得他气场弱了。抱着最低期望去看电影,最后的感觉是差强人意吧,不出众也不奇葩。Enjolras的戏份相比舞台版也砍了很多,这也是让我不满的一点,其实舞台版Enjolras这角色人气很高,导演应该更重视一点。

Daniel Huttlestone(Gavroche)我非常喜欢。电影虽然缩减了ABC之友的戏份,但是Gavroche的戏份加重了不少,作为一个原著小野孩Gavroche粉对此还是相当满足的。这位小朋友没有很多童星那种卖萌的cute或者过于小人精的感觉,有点粗野,有点小大人,但也有种与年龄相衬的天真。

Isabelle Allen(小Cosette):小姑娘天真乖巧,楚楚可怜,有种单纯脱俗的气质,又不呆板,是个亮点。

Colm Wilkinson(主教):寇伯实在太脸熟,声音实在太熟,唱歌的嘴形也实在太熟,还好那身行头没有让我太过穿越到十周年演唱会。由于寇伯的出现象征意义太强烈,恕我评价无能。

酱油党们:貌似熟脸不少,但之前没有太关注到底有谁在里头,所以也就能认得三四个。在一堆lovely ladies里凭嗓子认出了Frances Ruffelle(原版Eponine),脸基本画得看不出来了。Turning里貌似看到Linzi Hateley(也是我很爱的一个Eponine)。饰演Grantaire的小哥清秀美貌,让人眼前亮了一亮(重点真的搞错了吧)。除此之外,学生酱油党里稍微出挑一点的是Courfeyrac(Fra Fee),和Combeferre(Killian Donnelly)。Courfeyrac格外地严肃而富有同情心,原本作为Enjolras身边仁爱代表的Combeferre倒有点像Enjolras身边絮絮叨叨的小媳妇(噗)。

综上,虽然导演的一些处理和选择会让人觉得费解莫名,虽然还有不少显而易见的争议和缺点,但这部电影确实有一种直率的,直击人心的感染力。也许有人要说是因为《悲惨世界》的底子太好,但是底子好不代表导演就无功——想一想同样是好底子明星阵容结果惨淡收场的Nine(这还是曾经大获成功的Chicago导演的作品)。

《悲惨世界》是一部讲述大背景下平凡小人物经历的作品,也是部包罗人间百态,仁者爱山、智者乐水的巨著,它所涉及的主题,以及它所包含的精神,情感,经历一直很能唤起普通人的共鸣。但是正因为原著/原剧太强大,标杆太高,改编其实更容易打偏。这部电影从一开始就让人提心吊胆,最后的结果虽然悬之又悬,但它还是打中了,正中人心。从这一点来说,我也要感谢导演Tom Hooper。

Les Miserables 2010 Tour——我的第一个《悲惨世界》

2010.12.4 Matinee
Paper Mill Playhouse

******
为了看Les Miz在这个冷飕飕的冬天一大早起床赶火车,到Paper Mill Playhouse的时候正是下午一点,赶紧去box office领了票早早进场,然后满脑子是:我终于要看Les Miz了!很多年前我错过了LM中国巡演,后来我错过了bway复排,上次去DC那边玩还错过了那个Tim-Burton-Sweeney-Todd风的神奇版LM,这回总算是要看现场了。有那么点兴奋,但也说不上有多激动,毕竟这戏的视频音频我都看过听过很多,太熟了,听了上句就知道下句,什么地方该演什么都不用想就知道,即使这是个新排的版本,以前非原版复制版我也看过一些视频,还有什么能让我意外的呢?

于是灯光暗下来了,乐队音乐一响起来,我知道我错了,Look Down开头的音乐在剧场里回荡的时候,我觉得我的心跳就自然而然调到那个亢奋的状态,而且这个亢奋的状态一直持续到最后一刻。中途还看得泪流满面,不夸张地说,真的泪崩了。

这个新版没有了传奇的大转盘,所以以前视频中所看到的许多熟悉的场景和编排都不能实现,取而代之的是比较接近传统戏的布景,加上近年来很流行的高科技投影。

Look Down开场有浪花的投影出现在幕布上,然后显示出在船上摇浆的犯人,我其实不太明白这样改的原因……也许这样比原版里跪在地上两手空空装作在劳作的样子看起来好?

投影确实起到了很大作用。我第一次注意到他是ValjeanWhat have I done转身时,猛然抬头看见教堂顶的十字架,配合光线,确实有给人震了一震的感觉。

At the end of day的主要场景不是在工厂外面,而是屋里面,女工们坐在一条长桌前工作。

Runaway Cart那段没有了蒙太奇慢动作(这个版本里那些slow motion都没有了)。许多小地方的编排都有了些许变化。

1832 ParisLook Down没有了宏伟的钢架天桥,布景看起来要拥挤许多,模拟出巴黎的街道。Javert的繁星一幕是在桥上,路灯,背景的塞纳河,城市星光,看着还挺有那情境感的。ABC之友们聚会的地方,背后的墙上投影上一行大字Café Musain(缪尚咖啡馆)。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一段学生们走出咖啡馆,舞台上移动出来一个高台,Feuily(?)爬到上面对下面的人群唱Will you give all you can give so that our banner may advance?

A heart full of love除了有铁门,还有阳台,Cosette在上面看见Marius(一时间让我想到罗与朱)。One Day More的编排也很大不同,开头MariusCosette在舞台左右两端的阳台上遥遥对唱。大部队踏步还保留着,伴随着背景投影着巴黎的街道慢慢向后推移,模拟人群的行进,但那个踏步是在看着很明显是没有移动的原地踏步,所以多少还是感觉很生硬。舞台没有了地上的活动门,所以Thenardier夫妻不是从地上钻出,而是从舞台一边的阳台露出头。第二幕的下水道Valjean也不是从地上的门钻下去,而是打开舞台一般的铁栅栏门把小M拖进去(那个下水道铁闸门也太大太明显了点)。

Gavroche之死Barricade没有移动开,只能听见他唱歌的声音,Enjolras等一群人趴在Barricade顶上往下看,然后枪声,几声,灯光一闪。

Javert之死,以前我们知道那是桥往上移动,灯光打暗,Javert站在地上做慢动作模拟空中落水……这次,你可以看到真正人在半空中的慢镜头蒙太奇效果,依然还是Stars时的那个桥,当他站在桥的栏杆上跳的时候桥和路灯什么的都飞速移开,然后Javert是悬在半空从前台往后台的投影背景里掉进去,消失在背景的黑暗中。对于这种处理,效果的确很华丽,但我其实不知道该做何感想……

Empty chairs at empty tables不是在空荡荡的缪尚咖啡馆,而是在Barricade的街上,背景投影着满目疮痍的街道,悲怆之感挺强的。

服装也有了些变化,比如Cosette的衣服又换了,但感觉比Broadway复排的更丑(OTL)。Valjean不再有那一头银白的假发。ABC之友的服装也有了些变化,Red and black一幕Enjolras穿的红马甲(跟街垒上那件不同),Marius穿的蓝衣服,两个人在red and black末尾握手定格灯光一打,感觉色彩感还挺搭的。

这个cast总的来说没什么大的缺陷,基本上各人物都符合我的想象。不过我那一场的Valjean不是巧克力大叔Lawrence Clayton,而是他的alternateRon Sharpe,一个很标准Valjean式的Valjean,表演也不错(私底下还是有点庆幸不是巧克力大叔的,非关歧视,只是觉得第一次就看黑人演Valjean一时会不适应)。Fantine端庄高挑,一头金发,嗓子也算有有力,不过她的I dreamed a dream没什么亮眼的表现,感觉不够细腻,不是很能感动我,但她临死一幕的come to me, Cosette表演很真实动人,看得我视线整个模糊了。这个Javert也是个几乎无可挑剔的Javert,貌似他以前是演过Valjean的,嗓子并不够低沉厚重,但是很有力。Stars和跳河前的独唱都唱得很出彩。Marius也还行,没什么大毛病也没什么亮眼的地方。Cosette逊色些,很有胸大无脑的傻姑娘感觉,而且也没什么吸引人的气质。Eponine是一彪悍的黑人MM,声线就是那种非常典型的黑人MM声线,很强壮,很pop感,就像个街头混混的野丫头,并不那么可爱,不过,这可能更接近小说里的描写,她本来就不是个可爱动人的姑娘,更多的时候她看起来难看,粗野,但是到最后她死的时候你忍不住为她心痛。我第一次泪崩就是在A little fall of rainEponine死的场景。(但是我忍不住想吐槽一下,小Eponine明明是个一头金发白肤的洋娃娃,长大了变成个巧克力黑MM,小演员跟大演员人种不一样这是没办法,不过化妆就不能稍微往接近了上面靠么……)然后说Enjolras,这个Enjolras是我见过外形非常接近书中描写的一个,一头金发(他们总算给你戴对假发了),瘦瘦高高(差不多是cast里海拔最高),英俊,轮廓清晰坚毅,音色也很好,不过他高音似乎不太强,多用头声共鸣,而不是那种嘹亮地belt出来的感觉,很多地方飙高音的时候显得不出众,就是最后一个until the earth is FREEEEEEE~~~~的高音飙得还挺让人满意。小Gavroche是个看起来很小的孩子,redand black里他站在桌子上才只比Enjolras高一点点,演的中规中矩。我非常喜欢EnjolrasGavroche的互动。

演员的独唱都没有让人特别眼前一亮的地方,更多的是一些小地方小细节感人。

其他一些让我印象深刻的片断。

Eponine唱完On my own之后转身,舞台上两扇活动门移开,灯光中现出我可爱的Barricade…虽然感觉似乎小了一号,但是看见穿着标志性红马甲的Enjolras在上面上上下下,也很满足了。

我非常喜欢这个版本里EnjolrasGavroche的互动。像我之前说的,Enjolras很高,而Gavroche很小,两个在一起很有高度对比,又让人觉得很可爱。Red and black里小G站在桌子上宣布了Lamarque将军去世的消息时正对着Enjy,两个人的视线几乎平行,然后一片沉默,Enjy伸手把小G从桌上抱下来,有点像安慰他似的。后面修建Barricade的时候Enjy也特别招呼小G,不禁让我想到小说里写到的“野孩子”和“毛头小伙子”。最后小G死的时候Enjy站在街垒顶上,一动不动石化状了一刻,然后就暴怒了。最后Barricade攻破,Valjean带着小马逃走,Barricade移开之后我本来想着,看来是看不到原版中Barricade转过来仰面倒挂的大E和地上死去的小G那个塑像造型,这时候朦胧中一个军士慢慢拖着一辆手推车过来,绕着舞台走,然后在bring him home音乐最高潮的时候他把手推车转过来正对着观众,车上是仰面躺在红旗上的Enjy和歪在一边的小G,一束光线从上面投下来,照在车上。(我心里一边想着我X你敢不那么煽情么,一边又泪崩了……>_<

Drink with me有一个学生受了伤,有点沮丧的样子,大家就唱起drink with me安慰他,Grantaire,之前见到Eponine之死似乎受了打击,这个时候借酒消愁,举杯对那受伤的同伴唱:could it be you fear to die? will the world remember you when youfall?…很伤心伤感的样子。这里的R一点也不像以前许多版本里那样“众人皆醒我独醉”的愤世嫉俗哲人样,也许这更像小说里写的那个R,他本来只是个怀疑论者,一个心灵脆弱不够坚强的人,所以他才那么依附意志坚强者Enjolras。后来小G死的时候大R就暴走了(但我觉得大吼一声“NOOOOOO~~~~”有点过于狗血)。

Valjean背着Marius在下水道走的时候,投影出移动的巴黎下水道景观很让我印象深刻,配合上幽暗的灯光和干冰烟雾,雨果笔下那个恢弘庞大的“利维坦的肚肠”之一角展现在眼前,终于感觉到Valjean背着小M走下水道确实是很不容易的。

Turning的时候,女人们端着蜡烛出来,放在曾经矗立过barricade的地上,有个小姑娘,把蜡烛放在地上的时候唱:who will wake them?她的妈妈搂着她摸了一下她的头柔声唱:No one ever will…头一次觉得,她们虽然唱着nothing changes, nothing ever will,其实确实是有些东西在慢慢改变的,只不过是turning,而不是突然的change

之后Marius重游故地,地上满地的蜡烛,然后他死去的同伴们从舞台四周出现,每个人都默默地站在一盏蜡烛旁边,后来他们把地上的蜡烛拿起来,吹灭,然后都消失了,只剩下Marius一个人脚下的蜡烛,他也端起来,吹灭了。这个处理,想法挺好的,不过看起来稍有点出戏。

我终于意识到Master of the house的好了,要不是Thenardier夫妇适时地出来治愈一下,放松一下,真是从头到尾的虐心。

最后Valjean归天的时候,尾声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重现,所有过去了的人们从舞台走出来,左右两边走在最前面的是EnjolrasBishop——两种完全不同的人,用两种最极端的方式,想要改变这个世界。

算算我也已经看过不算少的现场了,以前在国内看Cats,看POTO,看Rent,后来到了这边看Billy Elliot,双城记,A Chorus LineNext to normalAvenue QChicagoRagtime1776HairA little night musicAnyone can whistleLa Cage Aux Folles…没有哪个能像这个翻新版巡演Les Miz那样,让我看得入戏这么深,从头到尾亢奋,看到最后就像发了场轻烧,出剧院的时候头还有点作痛,眼睛估计都还是红的。我自己都不可思议:我对这戏这么熟了,太熟了,音乐听过无数遍都听腻了,视频也看过不少了,怎么会还能看个现场就感动得一塌糊涂。喜欢音乐剧也有好些年了,我对Les Miz的爱还是一如既往嘛,我的NO.1从未动摇。

Les Miz 25周年,过去,现在与未来

终于看了LM25周年在O2的演唱会,又终于有时间来review一下了。

其实看的时候很忐忑,因为看不少现场review,对这次的cast都是负面评价的比较多,但看了之后,我倒是觉得超出期待了,难道看太多负面评价,期待值降到很低了?不过其实我一直对cast的要求不是太高,当然,这次的卡司的确不可以与10周年的相比,与当今我们能选到的梦幻阵容也许也有距离,但是,不能不说,作为一个演唱会,舞台效果实在太好了,为什么大家都盯着cast不放呢?也许论坛上很多人都是看过现场,或者看过bootleg,所以对于一个演唱会的舞台效果不太在意吧,但是,作为一份正式发行的影像版,这个演唱会在尽力接近正式演出,对很多没有看过演出的人来说,无疑能更多了解这部戏的实际表演状况,这一点应该是要比10周年进步的。

演出场地在O2 Arena,原先我对这个场地毫无概念,(看到O2,想到的除了氧气,就是Arsenal球衣上面那个商标)后来查了一下,原来是个多功能的室内场馆,除了做演唱会,主要还是个体育馆,将来还是2012年奥运会的比赛场馆。知道之后也汗了一小下,居然不是音乐厅,于是比较担心舞台会怎样。

不过看了之后,我很喜欢它的舞台设置。舞台分了两层,看起来很像Look Down一场的舞台布景,乐团和合唱队在上层,某些时候ensemble也在上层站一排。主要的演出活动在下层,跟10周年不一样的是,有非常简单的舞台布景,虽然只是一些很简单的桌椅什么的,但无论用作工厂、酒馆、巴黎街道、街垒,都效果很好。很巧妙的是演员通道就位于舞台后方,在台上可以看见(我怀疑那里用作比赛场馆的时候就是球员通道),但可以配合剧情,做出很多很好的效果。不管是ABC众从这里“走上街头”, “走进咖啡馆”,还是Thenardier从这里“走进下水道”,让叔从这里“走出下水道”,都很有戏剧效果。我印象最深的是,芳汀死去之后退场,紧接着是小珂赛特上场,两人在通道前错身而过,芳汀望着小珂赛特,稍作停顿,然后才走进去,非常emotional的一个情景。

更不用说大屏幕投影了,三块巨大的屏幕,可以从多角度拍摄、放大,很多对唱的段落,也可以同时看到演员的表演,不必不停剪切,顾此失彼。还有些时候可以营造特别的效果,比如小珂赛特打水一段的树林、后面的下水道、塞纳河,都大大拓展了表现空间,弥补了演唱会舞台的局限。总算没有白白浪费这么现代的手段。

除了舞台,灯光也非常赞,像Final Battle里辉煌的枪炮闪光,与乐队、声效配合,实在非常震撼。而Look Down里面那种灰黄的灯光效果,也跟舞台的灯光效果非常接近,此外,Empty Chairs at Empty Tables中,逝者在舞台出现的时候,出来的灯光效果真的很有幻象感,就像一幅油画。单是这一幅画面,我就可以忘记悲摧的小马。

另外,这次演唱会中,不同的场景演员是有换装的,演出中的一些简单道具也有用到,比如Enjolras的枪,这支枪虽然简单,但在不同Enjolras手中,表现的方式也是千姿百态啊,Ramin的特色,就是把枪拄在地上,做各种小动作。不过One Day More里,他居然拄枪划十字,Enjolras划十字,我实在接受不能……又比如,小珂赛特拿着那把标志性的大扫帚出来,终于可以看到那幅著名插画的画面了。

再说回演员,主要Cast的表现,大家都吐槽得够了,其实我觉得,也没那么糟糕,除了小马实在是比较悲摧外,其他的都还OK,只不过,可能大家觉得,这是25周年,应该有个梦幻阵容,现在出来效果比较平庸,心理落差太大而已。简单点评一下。

Jean Valjean:没什么感觉,主要是太平淡了,太抒情了,没有什么表演可言。

Javert:我还蛮喜欢这位Javert的,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因为他比较帅,唱出来那种顿挫感也挺酷的……

Fantine:Fantine是Lea,初看起来有点穿越,但我挺喜欢她的Fantine,I Dream a Dream那些曲折细微的感情变化都唱出来了,还有曲终之后各种复杂表情,非常非常动人,这才是真正的Fantine啊。yajun说Lea 是她最喜欢的Fantine了,我想了一下,好像我最喜欢的Fantine还是Debbie Byrne,可能对我来说Lea有时候面部表情还是稍微夸张了一点。

Enjolras:相当多人很喜欢Ramin,也算是我比较喜欢的一个Enjy,至少是我看过的英国Enjy里面最靠谱的一个(你矮子里面拔高个啊),主要是他有一个细节蛮打动我,像唱When the beating of your heart, echoes the beating of the drum的时候闭上眼睛,仿佛在感受者鼓点与心跳一同激荡的感觉。但是他划十字,我还是有点耿耿于怀。

Marius:其实我很同情他,我深深相信,他无论何时都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不是装出来的,

Eponine & Cosette:嗯,还好吧,不过不失。也没什么亮点,不过跟这样一位小马配戏,眼神交流都没有一个的,你还想有什么亮点啊……

The Thenardiers:我多么多么多么喜欢Mme Thenardier啊,但我又是多么地不喜欢Thenardier啊,唉……

小Cosette:我为什么要说她呢,是因为那把大扫帚……

小Gavroche:呃,是不是演Oliver!的走错场子了……

Ensemble:虽然principle们普遍没有什么存在感,但Ensemble很不错,很多小角色都很有特色,虽然ABC众让我有点小失望,不过我对英国ABC众期待值不是太高,也算可以接受吧。At the End of the Day 组,开唱的时候没什么印象,这里要批评一下摄像,是不是舞台上方的悬臂上有个旋转机位一定要炫一下啊,每到群戏的时候,就拼命给俯拍,而且镜头就转啊转啊转,都快被他转晕了。另外,工头好高……往Lea身边一站,简直就跟老鹰跟小鸡一样,

最爱的是Lovely Lady组,一定要单列一下

Whores个个都很风骚很奔放,其中一位,是Madam的角色吗?实在很有女王范儿。

买芳汀头发那个女人,拿把大剪子出来,我马上笑翻了。

芳汀的第一个顾客,虽然没有一句唱词,但这里演得实在太好了,我专门去看了后面的Credit:是Anthony Hansen,前面三个水手里面,也是他做得最好,想想其实让他去演Grantaire也很不错。
顺便说一下,三个水手中,原来其中一个是Jon Lee啊。

演Pimp的大叔,就是Peter Polycarpou啊~~原卡、十周年和25周年都有参与的,恐怕只有他了吧

合唱队:庞大的合唱队,非常欢乐~~

当然,最最最珍贵的,还是结束之后的bonus,老麦跟Schönberg、Alain Boublil、Kretzmer一起上来BlahBlahBlah啊,四个Valjean联袂Bring Him Home啊,三个卡司携手One Day More,都足以让人热血沸腾。不过我最最喜欢的,还是最后各地学生版的小朋友们上台一起唱Final,这是25周年的一个最好的象征,过去,现在,与未来,同时来到台上。25周年的里程碑,不是尾声,不是结束,而是新的开始,或许有缺憾,或许有不完美,但是,你们就是未来,你们就是希望。Les Miz Forever!

《悲惨世界》法语概念版歌词

La Journée est finie(The Day Is Done)

Trois ouvrières
La journée est finie quatorze heures à la peine
le nez sur l’établi quatorze heures à la chaine
c’est fini, ça recommence
dans la vie, nous les femmes, on a la chance
d’avoir un deuxième patron a la maison
que l’on sert en silence

Trois ouvriers
La journée est finie, bien finie la journée
on a bien merité le pot de l’amitié
le dernier que l’on se jette
attendant que la soupe soit enfin prête
et d’aller dormir enfin
jusqu’à demain
sans demander son reste

Tous
Aime ce que tu as quand t’as pas ce que t’aimes
quand t’as pas ce que t’aimes, aime ce que tu as.
et nous aut’ comme on n’a rien
ni le superflu ni le necessaire
on ne peut que s’aimer bien
Pour mettre un peu d’azur dans notre enfer
et pouvoir encore sourire, continuer à vivre.

Femmes
S’il n’est pas trop crêvé, si j’ai encore la force.
Nous on se fait du bien quand les enfants s’endorment
Entre nous et les bourgeois,
c’est avec la mort, ma foi,
Le seul moment où y a pas de difference
Et voilà nos vacances.
T’as vu? Le contremaître avait l’air contrarié
C’est la faute à la Louise qui l’a laissé tomber
Si le patron savait qu’il nous fait des avances
Il perdrait de sa morgue et de sa suffisance
Le bon M. Madeleine, qui
Ne permet pas qu’on se joue de la morale
Il le prendrait très mal

Tous
Aime ce que tu as quand t’as pas ce que t’aimes
quand t’as pas ce que t’aimes, aime ce que tu as
et nous aut’ comme on n’a rien
ni le superflu ni le necessaire
on ne peut que s’aimer bien
Pour mettre un peu d’azur dans notre enfer
et pouvoir encore sourire, continuer à vivre.

Une Megère
Est-ce ton amoureux qui t’écrit en cachette
Fantine, fait nous voir ce qui est dans cette lettre
envoyez quinze francs
malade votre enfant
risque la mort sous peu
vite, il faut la sauver
c’est signer Thénardier

Fantine
Rendez-moi ma lettre, ravalez votre haine
pensez à vos misères, et laissez-moi la mienne
allez rentrez vite, vos maîtres vous attendent
oh! pardon vos maris, vous qui en avez un qui partage
votre vie

M. Madeleine
Séparez-vous, je vous l’ordonne
je ne conduis pas un troupeau, c’est une usine que je mène
avant de vous prendre aux cheveux et quel que soit differend
dont vous allez me faire l’aveu
sachez rester dignes quand meme
et maintenant qu’on me revèle les raisons de cette querelle

Deux Femmes
Bravo, mademoiselle
on la croyait sérieuse
mais elle était la nuit tout autant travailleuse
la Fantine est fille mère
mais malheur à celle qui trop tôt gaspille
la vertu, seule fortune des pauvres filles
tant pis, tant pis pour elle

Tous
Bravo mademoiselle, on te voit a l’église
mais c’est pour d’autres messes que tu ôtes ta chemise
et bien sur elle va nous dire
que de lui elle était très amoureuse
mais Jésus, gare au serpent
sa piqure est parfois tres vénimeuse
et les hommes c’est tout pareil
malheur à qui leur cède
bravo mademoiselle
on n’a que ce qu’on sène
cette sainte nitouche y a touché quand meme

M. Madeleine
Je ne veux pas d’histoire de cette sorte
voilà cinquante francs je vous mette à la porte.

Rob Guest

悲惨世界演出经历
1988~1991澳大利亚、新西兰 Jean Valjean
1995皇家艾伯特音乐厅 十周年纪念音乐会 Jean Valjean(澳大利亚代表)
1998~1999 澳大利亚重排版 Jean Valjean

Rob Guest (全名Robert John Guest),1950年7月17日 出生在英国的伯明翰,13岁随家人移民新西兰,后来成为新西兰的流行歌手。同时也演出一些戏剧和音乐剧作品,如出演Hamilton Operatic Society 制作的Half a Sixpence 和《约瑟夫与神奇彩衣》。22岁那年在“耶稣基督起革命”(The Jesus Christ Revolution)中首次担演主角。1978年,获得韩国歌曲节(Korean Song Festival)最佳男歌手大奖,为加拿大广播公司录制了一张专辑,1979年被选为新西兰“年度职业表演者”(Professional Performer of the Year’)。

1981年,他和第一任妻子Lynette Perry一起移居美国,在拉斯维加斯等地主持了不少节目。1985年,在洛杉矶获得FIDOF Award。后来回到新西兰,继续他的演艺事业,1988年成为新西兰年度最佳戏剧男演员(male theatrical performer of the year)。

1988年,Rob Guest在澳大利亚的《悲惨世界》中接替Normie Rowe饰演冉阿让,之后三年半在澳洲、新西兰各地巡演,为此获得1991年Green Room Award最佳男主角奖。1995年,他作为澳大利亚的冉阿让扮演者代表,参加了在皇家艾伯特音乐厅举行的《悲惨世界》十周年演唱会,在最后与世界各国的 冉阿让代表一起唱出“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在1998到99年,他在澳大利亚的《悲惨世界》重排版中再次演绎了冉阿让这个角色。
Rob Guest另一个著名音乐剧角色是《剧院魅影》中的魅影,1991年他接替Anthony Warlow出演这个角色,这一演就连续演了7年半,从1991年12月至1998年9月,总共演了2289场之多,保持了这个角色上演场数的世界纪录。 期间还担任过游戏节目Man O Man的主持。1994年获颁OBE勋衔。

除《悲惨世界》和《剧院魅影》之外,Rob Guest还演出了一系列音乐剧角色,如《音乐之声》中的冯特拉普上校,《变身怪医》中的Jekyll/Hyde,理发师陶德中的Sweeney Todd等。

2008年9月30日晚,Rob Guest在墨尔本因严重中风入院,10月2日晨在医院逝世,终年58岁。此前他正在《罪恶坏女巫》(Wicked)中饰演大巫师(Wizard of Oz)。这也成为他的最后一个角色。

主要演出

*《变身怪医》(Jekyll & Hyde)-Jekyll and Hyde
*《耶稣基督万世巨星》(Jesus Christ Superstar)- Jesus Christ
* Jolson - Al Jolson
* 《约瑟夫与他的神奇彩衣》(Joseph and the Amazing Technicolor Dreamcoat)- Joseph
* 《悲惨世界》(Les Misérables)- Jean Valjean
* Pippin - Pippin
* The Music Man - Harold Hill
* 《剧院魅影》(The Phantom of the Opera)- The Phantom
* 《音乐之声》 (The Sound of Music) - Captain Von Trapp
* 《理发师陶德》(Sweeney Todd: The Demon Barber of Fleet Street) - Sweeney Todd
* 《罪恶坏女巫》(Wicked) - The Wonderful Wizard of Oz

主要奖项

* Officer of the Order of the British Empire (OBE勋衔)
* Entertainer of the Year
* Recording Artist of the Year
* Theatrical Performer of the Year
* Benny Award Winner
* Shure Gold Microphone Award
* Green Room Award – Best Male Theatrical Performer – Jean Valjean
* Best Performance Award – Los Angeles – Los Angeles Song Festival
* F.I.D.O.F Award. Seoul Korea

资料链接:http://en.wikipedia.org/wiki/Rob_Guest

Les Miserables Walnut Street Theatre Production(费城)

这个production从五月就开始演,我却拖到现在才去。忙是一方面,费城据我这里有点远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我对之前看到的一些地方性演出制作的 照片,相当“震撼”。自从老麦开放版权给地方剧院,各种制作就遍地开花,但地方性剧院制作水平如何很难说。对我来说,百老汇版本是经典,如果让我看到一个 粗制滥造的版本,我会很难受的。直到听到很多对这个制作的赞扬,我才下决心去一趟费城,看自从百老汇版以来的第一次全新制作。
看完我要说,这个版本和百老汇场景变化很大,有的地方比百老汇版好有的不如,但是总体非常非常好,绝对超过我的预期。

首先,最大的好处是,这个版本是完完整整没有任何删节,保留了百老汇被迫删除的所有段落。Valjean刚出狱时被从人家赶出,Thenardia发迹的几句交代,全部的Little People, Drink with me reprise,甚至还有公白飞的那句
“Combeferre:Though we may not all survive here There are things that never die
Grantaire:What’s the difference, die a schoolboy,Die a policeman, die a spy?”
自从百老汇为了节省成本把演出生生砍成2小时50分钟,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完整的版本。这一次,艺术不必妥协。

我的最大感觉是,这个版本非常非常“写实”。(很奇怪是不是?我以前一直没意识到百老汇版的抽象象征特点,直到有了对比)。怎么形容呢,如果Les Miz要是拍成电影,我觉得这个版本恐怕比原版更容易在银幕实现。或者说,这个版本的导演手法很有点电影导演的意思。

和原版背景粗糙模糊像钢筋水泥一片的效果不同,这个版本的背景作成了石头砌成的古老的房子,加上石板地面,要的是逼真再现那个时代法国的城镇。当 Valjean刚出狱时,给人帮工,就是真正去抗大包而不是做样子。被人到处驱赶,主教从台上一个小门走出,接待他。后来他逃走被抓回来,主角又是从那个 门出来,而不是从台边上出现。At the end of the day, 演唱的不是乞丐,舞台拉出了类似原版Look Down那个铁架,工人在铁架各层间拿着一匹匹布演唱。Fantine做了妓女,就真的在男人间被玩弄。惊马一节,没有慢动作,直接就是马车把人压在车 下。那个马车做的很逼真,Valjean拼命搬动的场面看起来很惊心动魄。Look Down里old beggar woman和young prostitute对骂,“I know what you give! Give ’em all the pox! Spread around your poison Till they end up in a box.”就躺在那里张开腿撒泼打滚。下水道,除了灯光,还用层层幕布(半高位置够成半截高矮,人只好弯腰驼背行进其间)真实表现Valjean和 Javert在下水道里猫捉老鼠。Javert自杀前那个桥很像塞纳河上的桥,长度横跨整个舞台,半圆拱,Javert站在桥上,下面放出烟雾,造出逼真 的白浪滔滔效果。

还有一些和原版非常不同的处理。Fantine临终前,躺在病床上想Cossett。舞台深处Cossett拿着一个捕蝴蝶的网无忧无虑的玩。 Master of the house, 小Eponine帮着爹给客人拿包,然后熟练的偷走了钱给老爹。Valjean带Cossett离开Thenardie家后,在音乐转变到10年后的巴黎 时,成年的Cossett和Eponine走上台,和少年的Cossett、Eponine面对面,然后一起离开。Turning一场不是女人们收拾战 场,而是拿着花圈来到墓地纪念失去的亲人。在女人们“Turning, Turning”的合唱中,Marius拄着拐杖蹒跚独行,仿佛也从墓地回来,回到家中,开始唱Empty Chairs At Empty Tables。(以前的版本我一直以为Marius是在ABC咖啡馆唱的这一首),这里很明显是在家中,在他唱的时候,舞台深处半透明的幕布后面显出 Barricade,和在Barricade上战斗的战友。Valjean临终时,Fantine出现在舞台不是缓缓走出,而是在舞台深处,静止站立,由 头顶灯光显出她的形象,Cossett跑来灯光变暗,若影若显,之后Eponine也是如此。

最大的不同是舞台没有了那个标志性的大转盘。开始每快到需要转盘转的时候,我就疑惑这里该怎么实现。结果你猜怎么样,真的没关系,舞台调度非常非常流畅, 没有转盘真的一点不影响,除了一处地方。Barricade不是两个拼成而是一个整体,也很巨大,同时也可以转动,战斗场面很壮观,不输给原版。

这个版本我最喜欢的地方是Valjean花园的一幕,花园里有一个雕像,舞台右侧是一个带梯子的铁架阳台。Cossett开始在雕像边徘徊,和 Valjean对话完离开。Marius在Eponine的带领下找到这里,不知所措间,Cossett出现在上面的阳台了。于是像罗密欧和朱丽叶的那个 经典场面一样,Marius抬头望着阳台上美丽的姑娘,Cossett看着下面陌生的青年。Marius慌慌张张拿出一张纸唱出”a heart full of love”, 啊,好可爱好可爱。然后Marius爬上阳台握住Cossett的手,Eponine躲在雕像下,加入合唱,又像“大鼻子情圣”里的西哈诺。这个场面被无 数次用过,但是这里却看着这么好,这么甜美自然。之后Thenardie Gang跑来,Eponine开始躲在阳台下的梯子后,(完全躲在黑暗里),后来冲出来,见阻止不了他们,就拼命爬上梯子,Thenardie在下面抓她 的脚,她就拼命的踢他们,身子悬在半空尖叫起来,超级紧张。

我最大的遗憾,就是前面提到的,那个转盘唯一缺失的地方。原版ABC全体牺牲后,Barricade转出显出Enjolras倒在红旗上的一幕,每次都让 我唏嘘不已。这里那一段只是Javert拿个手电在他们脸上一个个照过寻找Valjean,不是情节上有什么影响,但是那种情感冲击力差的太多了。

还有一些编舞表演处理我觉得持保留态度,Master of the house, Beggars at the feast, 还有期间这里那里,有的地方编舞处理的有些往下三路上靠。我不反对色情,但是有些地方其实没有必要,有点为取悦观众而色情的意思,就有点可惜了。

Cast总体很不错。Hugh Panaro没什么可挑剔的,表演唱功都很过硬。Javert很滥,是所有演员里最差的一环,声音非常平,唱功不行就想靠表演取胜,但是过于表现就成了过 火反而是得其反。Fantine,Cossett ,Thenardie两口子,不过不失。Enjolras一出场我一愣,留着络腮胡子,这不是Courfeyrac吗?结果打这以后我总觉得是 Courfeyrac而不是Enjolras在领导革命。其实他声音很好很好,一点挑不出毛病。但是就是不像是Enjolras。他长得不帅是一方面,但 是Kevin Earley、Chris Peterson也不帅,但是我就很接受他们的Enjolras。我觉得主要是这个演员没有stage presence, 放在人堆里特别不起眼,让人感觉不到他的领袖气质。因为是全新的production, 这次我没时间去注意ABC了,没什么特别印象, R也没什么特别,有他没他没区别。

我觉得这里表现最好的是Josh Young的Marius和Christina DeCicco的Eponine. 4年前Les Miz第一次来Baltimore巡演我就看过Young的Marius。那时候我觉得他演的挺好,但也就是挺好,绝对排不上我的favorite。今年 年初在Baltimore看A Little Night Music, 觉得剧中的Henrick声音表演真是好,一查节目单才发现是他,大吃一惊。想不到几年不见他的声音变了那么多,演技也成熟多了。这次再看他的 Marius, 他的嗓音里多了一份犹豫成熟的暗色调,特别特别的动人。听他的ECAET感动死了,自从忍受了近两年的Adam Jacobs, 可算让我找到一个new favorite了。

我已经好久好久没有关注Eponine了,仿佛这个角色变成了走过场的一个,但是从DeCicco的Eponine身上,我重新爱上了这个角色。 Christina DeCicco的Eponine,矮小,瘦,平胸,短发全包在帽子里,从装束到做派都非常男孩子气(完全看不出是我在Wicked tour里看到的那个万人迷Glinda)。而我很喜欢很男孩子气的Eponine,觉得这更像小说里描写的样子。Marius找她问Cossett,她 那种强装出的逗他的样子,一旦Marius要给她钱那种立刻收起玩笑露出受伤的表情。花园里那一幕我前面已经描述过。A Little Fall Of Rain,她那一句”I don’t feel any pain”, 不是唱出来而是轻声念出来,疼得声音哽咽可脸上还带着笑,特别特别让人心疼。

熟悉我的人应该记得我曾说过我觉得Les Miz原版已经是经典了,很难想象将来revival的样子。这次的production让我意识到,Les Miz是经典,但她不是僵死的只能自我重复的,她有着无限发挥的空间,无限的可能。在充满想象力的手中,她会一次次重生,被赋予新的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