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文豪雨果

雨果简介(节译自维基百科)

全名:维克多•玛丽•雨果(Victor Marie Hugo)
出生:1802年2月26日,法国,贝桑松
逝世:1885年5月22日,法国,巴黎

维克多•雨果,诗人、小说家、戏剧家、散文家、画家、政治家与人权斗士,被认为是19世纪最有影响力的浪漫主义作家。最著名的作品是小说《悲惨世界》与《巴黎圣母院》,而在他众多诗歌作品中,评价最高的是《静观集》与多卷的《历代传奇》,被认为是法国最伟大的诗人之一。

雨果青年时期的政治态度相当保守,后来逐渐转向左倾,并成为共和主义的热情支持者,他的作品涉及到了当时大多数的政治社会问题,也反映了当时的艺术潮流。

早期生活与影响

维克多•雨果的父亲叫约瑟夫•利奥波德•西吉伯特•雨果(Joseph Léopold Sigisbert Hugo,1773–1828),母亲叫索菲•特雷布谢(Sophie Trébuchet 1772-1821),雨果是他们的幼子,1802年出生在法国东部的贝桑松。他一生中大部分时间生活在法国,但是在拿破仑第三统治期间,他选择流亡海外。1851年在布鲁塞尔,1852到1855年到了泽西岛,1855年到1870年以及1872~1873年在盖纳西岛。

雨果的童年生活在一个动荡的年代,在他出生之前,法国经历了法国大革命,推翻了波旁王朝,随之而来的是第一共和国的成立,之后是拿破仑统治时期。在雨果出生之后两年,拿破仑称帝,而雨果十几岁时,又见证了波旁王朝的复辟。雨果父母双方截然相反的政治与宗教观念,正好反映了在雨果生活的时期法国国内两种主要力量的相互斗争。雨果的父亲是拿破仑军队中的一名高级军官,无神论者,共和派,将拿破仑视为英雄;而他的母亲,则是一名虔诚的天主教徒,保皇派。

雨果的母亲索菲跟随丈夫到过意大利与西班牙,但是后来厌倦了军旅生涯,或许也因为宗教与政见上的分歧,她在1803年与利奥波德分居,搬到巴黎,从此由她来抚养与教育雨果。因此,雨果早年的诗歌与小说反映出的是对国王与信仰的热情拥护。直到后来,在法国逐渐步向1848年革命的过程中,雨果才逐渐背离了他所接受的天主教保皇派的教育,接受了共和主义思想与自由思想。

早期诗歌与小说创作

与同时代的许多年轻作家一样,雨果受到法国19世纪早期著名文学家,浪漫主义文学先驱夏多布里昂的很大影响。在青年时代,他决心成为夏多布里昂的追随者,而且,他的一生在很多方面都与夏多布里昂很相似。他们都推动了浪漫主义的发展,在政治上都拥护共和主义,而且都由于政治立场而被迫流亡。

雨果的早期作品显示出早熟而高超的技艺,令他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声名鹊起,他的早期诗集《颂诗集》在1824年出版,当时雨果年仅22岁,并且因此获得了获得路易十八的一份皇室年金。尽管这些作品由于其中表现出来的热情与流畅而受到赞誉,但是,真正显示出雨果作为一位伟大诗人的才能的作品,是1826年出版的《颂歌与杂诗》。

尽管受到母亲的反对,雨果还是与他青梅竹马的好友阿黛尔•富歇秘密订了婚。但是直到他母亲1822年去世以后,他才正式与阿黛尔结婚。第二年,雨果出版了他的第一部小说《冰岛凶汉》(Han d’Islande,1823),三年之后,又出版了第二部《布格•雅加尔》(Bug-Jargal, 1826)。1829至1840年间,他出版了五部诗集,分别是《东方集》(Les Orientales, 1829),《秋叶集》(Les Feuilles d’automne, 1831),《暮歌集》(Les Chants du crépuscule, 1835),《心声集》(Les Voix intérieures, 1837),《光影集》(Les Rayons et les ombres, 1840),这些诗集,奠定了雨果作为同时代伟大的抒情诗人之一的地位。

戏剧作品

在舞台创作方面,雨果并没有像在诗歌创作领域那样迅速地取得成功。1827年,他出版了诗剧《克伦威尔》,但它从来没有正式上演过,因为剧本写得非常长,被认为“不适合上演”。而雨果在剧本前的序言,就是著名的《<克伦威尔>序言》,比剧本本身更著名、更有价值。在这篇序言中,雨果敦促艺术家们从法国古典主义的束缚中解放出来,由此引起了浪漫主义与古典主义持续多年的激烈争论。

雨果第一部在舞台上演出的戏剧作品是《玛丽蓉•德•洛尔墨》(Marion de Lorme),尽管一开始,这部戏由于对波旁王朝有不敬描写而被当局禁止演出,但后来终于在1829年得以上演,但并没有获得成功。而第二年上演的《欧那尼》(Hernani,1830),则成为了19世纪法国戏剧史上最成功、最具突破性的戏剧作品之一,它的演出引起了支持与反对者的对峙,首演之夜被称为著名的“欧那尼之战”。今天,这部作品也许已经被人忘怀,但在当时,它引爆了两大阵营近乎战争的对抗——浪漫主义对抗古典主义,自由派对抗顽固派,共和派对抗保皇派。这部作品受到当时舆论的猛烈攻击,但是每一晚上演,都是全场爆满,使雨果成为法国浪漫主义文学的杰出领袖。它同时也标志着雨果的浪漫主义观念更为政治化:他相信,正如政治上的自由主义能把国家从专制独裁的暴政下解放出来一样,浪漫主义能把艺术从古典主义的束缚中解放出来。

1832年,在《欧那尼》大获成功之后,雨果写了另一部戏剧《国王取乐》(Le roi s’amuse),由于它对法国的贵族的公然嘲弄,只上演了一场,就被审查当局禁演了,但印刷剧本依然大受欢迎。后来,威尔第根据这部戏剧写成了歌剧《弄臣》。当局的禁演激怒了雨果,他在两周内写出另一部戏剧《吕克莱丝•波日雅》(Lucrèce Borgia),随即在1833年上演,大获成功。在这部戏中,有一位女演员,在戏中只是演出一个不起眼的角色,但她后来在雨果的个人生活中将扮演重要角色,她就是朱丽叶•德鲁埃(Juliette Drouet),雨果终生的情人。虽然在雨果的一生中还有不少的浪漫遭遇,但是德鲁埃和他一直保持着一种特殊的关系,甚至得到了雨果夫人的认同,她几乎被看作是家庭成员。在雨果的下一部戏《玛丽•都铎》(Marie Tudor,1833)中,德鲁埃的演出并不成功,她随即退出舞台,接受了一笔微薄的年金,之后成为雨果不收报酬的秘书,并在此后50年中成为他的旅伴。

雨果的下一部戏《安日洛》(Angelo)在1835年首演,同样非常成功。不久以后,雨果的崇拜者奥尔良公爵建立了一间新的剧院,赞助新的戏剧演出。文艺复兴剧院在1838年11月开幕,开幕演出是《吕伊•布拉斯》(Ruy Blas),尽管它被认为是雨果最好的戏剧作品之一,但在当时成绩只是一般。此后,雨果直到1843年才有新的戏剧作品问世,这就是《城堡里的爵爷们》(Les Burgraves),它只上演了33场,败给了竞争对手,而这也是雨果的最后一部戏剧作品。尽管他还在1869年写了一部叫做《笃尔克玛》(Torquemada)的短诗剧,但直到1882年才出版,而且从来没有正式上演。但他仍然对戏剧保持着浓厚的兴趣,在1864年,他发表了一篇广受好评的论文《莎士比亚论》(William Shakespeare)。

成熟时期的小说

雨果第一部成熟的小说作品是1829年的《一个死囚的末日》(Le Dernier jour d’un condamné),这部作品反映出他敏锐的社会良知,这种良知贯穿着他此后的作品,而且对后来的作家如阿尔贝•加缪、查尔斯•狄更斯、陀斯妥耶夫斯基等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1834年,他写了一部纪实式的短篇小说《克洛德•格》(Claude Gueux),叙述了一个被判处死刑的犯人的真实故事,后来,雨果本人认为,这部小说是伟大的《悲惨世界》的前身。但雨果的第一部长篇小说,是获得巨大成功的《巴黎圣母院》(Notre-Dame de Paris),这部小说出版于1831年,很快就翻译成各种欧洲语言,在欧洲广泛流传。小说的其中一个功绩是,使被尘封已久的巴黎圣母院重新得到修葺,直到今天,众多来到巴黎的游客,仍然被这部著名小说中描写的巴黎圣母院所吸引。

早在19世纪30年代,雨果就计划写一部关于社会苦难与不公的小说,但完成这部小说花了他整整17年的时间,在1862年完成并出版。这就是《悲惨世界》(Les Misérables),雨果最伟大的小说。当时的出版商,比利时的Lacroix and Verboeckhoven采取了在当时非同寻常的营销手法,在小说正式投放市场的6个月前就发布相关信息,最初出版的,只是第一部“芳汀”,在一些大城市同步发行,在几小时内就销售一空,并且在法国社会引起了巨大反响,既有狂热的支持者,也有猛烈的抨击者。这部小说如今已经成为文学名著,被改编成电影、电视、音乐剧作品。

雨果的下一部小说,是出版于1866年的《海上劳工》(Les Travailleurs de la Mer ),在这部小说中,雨果暂时离开了社会/政治主题,描写人与海洋的斗争。尽管如此,这部小说依然很受欢迎,部分原因可能是上一部《悲惨世界》的成功。而且在当时的巴黎掀起了一阵对章鱼的古怪热潮。

在发表于1869年的《笑面人》(L’Homme qui rit )中,雨果又重新回到了社会/政治主题,这部小说对贵族政治进行了详尽的描绘。但是,这部小说不如前面几部成功,在这个时候,当时的文学家如福楼拜,左拉等人逐渐冒起,后者的自然主义小说,受欢迎程度已经超过了雨果。

雨果的最后一部小说是《九三年》(Quatre-vingt-treize ),发表于1874年,所写的题材是雨果之前的作品所没有接触过的,就是大革命之后的恐怖时期。尽管在这部小说出版的时候,雨果的受欢迎程度已经有所下降,但是很多人依然认为,《九三年》是一部有力的作品,与雨果其他更为著名的小说相比,毫不逊色。

政治与流亡生活

1841年,雨果成功当选法兰西文学院院士,巩固了他在法国文学艺术界的地位。此后,他更加多地参与政治活动,成为共和政府的倡导者。1841年,他被当时的国王路易•菲利浦晋升为贵族,并成为法兰西贵族院议员,在议会中,雨果主张废除死刑,呼吁社会公正,力争出版自由,支持波兰自治。1848年革命之后,法兰西第二共和国成立,雨果当选制宪议会及立法议会成员。

1851年,路易•波拿巴(拿破仑第三)掌权,颁布了一部反议会制度的宪法,雨果公开表示反对。由于担心生命受到威胁,雨果逃亡到了布鲁塞尔,辗转前往泽西岛,最后在盖纳西岛上定居,在那里度过他的流亡生活,直到1870年返国。

在流亡中,雨果出版了他反对拿破仑第三的著名政治小册子《小拿破仑》(Napoléon le Petit ,1852)以及《罪恶史》(Histoire d’un crime 1re partie ),这些小册子在法国被禁止出版,但是依然在法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在盖纳西岛生活期间,他完成了几部伟大的作品,包括《悲惨世界》,以及三部广受赞誉的诗集《惩罚集》(Les Châtiments, 1853),《静观集》(Les Contemplations, 1856),《历代传奇》(La Légende des siècles, 1859)

尽管拿破仑第三在1859年宣布对所有政治犯实施特赦,但雨果拒绝接受,因为这意味着他必须减少对政府的批评。直到1870年,拿破仑第三倒台,法兰西第三共和国建立,雨果才最终回到祖国,并且立即当选为国民议会及参议院议员。

宗教观念

在雨果的一生中,他的宗教观念有极大的转变。在青年时期,他是一名虔诚的天主教徒,并且公开承认教会的权威。但后来他逐渐不再热衷于宗教形式,而且反教皇反教权的观点日趋激烈。在流亡期间,他接触了唯灵论(Spiritualism),后来,他成为一名唯理论者(Rationalist)以及自然神论者(Deism)。1872年,一位调查人员询问雨果是否是天主教徒,他的回答是,“不,我是自由思想者。”

雨果终生保持着对天主教会的反感,主要原因,是由于教会对在王权统治压迫下的低下阶层漠不关心,另一个原因,可能在于雨果的作品常常被教会列为“禁书”。雨果的两个儿子死去时,他坚持不以教会仪式下葬,他在遗嘱里对自己的葬礼有同样的要求。然而,尽管雨果认为天主教的规条已经腐朽与过时,但他从来没有直接攻击过这个制度本身,而且他仍然是个相当虔诚的人,他相信祷告是有有力而必要的。

雨果宣称:“宗教消失,而上帝永存”。(Religions pass away, but God remains),在他的预言中,基督教将最终消亡,但是人们仍然会相信的是“上帝、灵魂与责任”。

绘画

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在进行文学创作的同时,雨果还是一位多产的画家,他一生中创作了超过4000幅绘画作品。

最初,绘画只是雨果的一种业余爱好,但是在流亡之前的一段时间,雨果决定中止写作,投入政治活动中,而绘画就成为他在1848年到1851年的主要创作活动。

雨果的画作主要是纸质的小型作品,多数是黑白的,很少有颜色。现在保存下来的画作,在风格上令人惊奇地表现出超现实主义和表现主义的技法。

大概是不想让画作影响他在文学创作上的声望,雨果没有向公众公开过他的画作,但他喜欢在家人朋友间分享他的作品。在流亡期间,他的画作常常是以一种手绘卡片的形式,作为礼物赠送给访客。有些画作送给了同时期的画家,如凡高、德拉克洛瓦等人,后者认为,如果雨果决定当一个画家而不是一位作家,他会让同时代的艺术家都黯然失色。

晚年及逝世

雨果1870年回到法国,受到英雄般的欢迎,但是他晚年的政治生活并不成功,而且随着亲人离世的打击,他进入了一段低落的时期。

雨果在1885年5月22日去世,法国为他举办了隆重的国葬。他不仅被看作是法国文学的杰出代表,而且是一位公认的政治家,对法兰西第三共和国的建立,以及法国的民主都起了很大的作用。超过200万民众参加了他的葬礼,将他送到遗体安葬的墓地。

主要作品

小说:
Han d’Islande (1823) 《冰岛凶汉》
Bug-Jargal (1826) 《布格-雅加尔》
Le Dernier jour d’un condamné (1829) 《一个死囚的末日》
Notre-Dame de Paris (1831), 《巴黎圣母院》
Claude Gueux (1834) 《克洛德•格》
Les Misérables (1862) 《悲惨世界》
Les Travailleurs de la Mer (1866) 《海上劳工》
L’Homme qui rit (1869) 《笑面人》
Quatre-vingt-treize (1874) 《九三年》

戏剧
Cromwell (1827) 《克伦威尔》
Hernani (1830) 《欧那尼》
Marion Delorme (1831) 《玛丽蓉•德•洛尔墨》
Le roi s’amuse (1832) 《国王取乐》
Lucrèce Borgia (1833)《吕克莱丝•波日雅》
Marie Tudor (1833) 《玛丽•都铎》
Angelo (1835) 《安日洛》
Ruy Blas (1838) 《吕伊•布拉斯》
Les Burgraves (1843) 《城堡里的爵爷们》
Torquemada (1882) 《笃尔克玛》

诗歌
Nouvelles Odes (1824) 《颂诗集》
Odes et Ballades (1826) 《颂歌与杂诗》
Les Orientales (1829) 《东方集》
Les Feuilles d’automne (1831) 《秋叶集》
Les Chants du crépuscule (1835) 《暮歌集》
Les Voix intérieures (1837) 《心声集》
Les Rayons et les ombres (1840) 《光影集》
Les Châtiments (1853) 《惩罚集》
Les Contemplations (1856) 《静观集》
La Légende des siècles (1859) 《历代传奇》
Les Chansons des rues et des bois (1865) 《街道与园林之歌》
L’Année terrible (1872) 《凶年集》
La Légende des Siècles 2e série (1877) 《历代传奇》第二卷
L’Art d’être grand-père (1877) 《做祖父的艺术》
Les Quatres vents de l’esprit (1881) 《灵台集》
La Légende des siècles Tome III (1883) 《历代传奇》第三卷

文学论文:
Littérature et philosophie mêlées (1834) 《文学与哲学札记》
William Shakespeare (essay) (1864) 《威廉•莎士比亚论》

政论:
Napoléon le Petit (1852) 《小拿破仑》
Histoire d’un crime 1re partie (1877) 《罪恶史》(第一部)
Histoire d’un crime 2e partie (1878) 《罪恶史》(第二部)
Le Pape (1878) 《教皇》
Religions et religion (1880)《宗教与信仰》

其他:
Étude sur Mirabeau (1834)
Le Rhin (1842)
Lettres à Louis Bonaparte (1855)
Paris-Guide (1867)
Mes Fils (1874)
Actes et paroles — Avant l’exil (1875)
Actes et paroles – Pendant l’exil (1875)
Actes et paroles – Depuis l’exil (1876)
L’Âne (1880)
L’Archipel de la Manche (1883)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