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 Miserables 2010 Tour——我的第一个《悲惨世界》

2010.12.4 Matinee
Paper Mill Playhouse

******
为了看Les Miz在这个冷飕飕的冬天一大早起床赶火车,到Paper Mill Playhouse的时候正是下午一点,赶紧去box office领了票早早进场,然后满脑子是:我终于要看Les Miz了!很多年前我错过了LM中国巡演,后来我错过了bway复排,上次去DC那边玩还错过了那个Tim-Burton-Sweeney-Todd风的神奇版LM,这回总算是要看现场了。有那么点兴奋,但也说不上有多激动,毕竟这戏的视频音频我都看过听过很多,太熟了,听了上句就知道下句,什么地方该演什么都不用想就知道,即使这是个新排的版本,以前非原版复制版我也看过一些视频,还有什么能让我意外的呢?

于是灯光暗下来了,乐队音乐一响起来,我知道我错了,Look Down开头的音乐在剧场里回荡的时候,我觉得我的心跳就自然而然调到那个亢奋的状态,而且这个亢奋的状态一直持续到最后一刻。中途还看得泪流满面,不夸张地说,真的泪崩了。

这个新版没有了传奇的大转盘,所以以前视频中所看到的许多熟悉的场景和编排都不能实现,取而代之的是比较接近传统戏的布景,加上近年来很流行的高科技投影。

Look Down开场有浪花的投影出现在幕布上,然后显示出在船上摇浆的犯人,我其实不太明白这样改的原因……也许这样比原版里跪在地上两手空空装作在劳作的样子看起来好?

投影确实起到了很大作用。我第一次注意到他是ValjeanWhat have I done转身时,猛然抬头看见教堂顶的十字架,配合光线,确实有给人震了一震的感觉。

At the end of day的主要场景不是在工厂外面,而是屋里面,女工们坐在一条长桌前工作。

Runaway Cart那段没有了蒙太奇慢动作(这个版本里那些slow motion都没有了)。许多小地方的编排都有了些许变化。

1832 ParisLook Down没有了宏伟的钢架天桥,布景看起来要拥挤许多,模拟出巴黎的街道。Javert的繁星一幕是在桥上,路灯,背景的塞纳河,城市星光,看着还挺有那情境感的。ABC之友们聚会的地方,背后的墙上投影上一行大字Café Musain(缪尚咖啡馆)。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一段学生们走出咖啡馆,舞台上移动出来一个高台,Feuily(?)爬到上面对下面的人群唱Will you give all you can give so that our banner may advance?

A heart full of love除了有铁门,还有阳台,Cosette在上面看见Marius(一时间让我想到罗与朱)。One Day More的编排也很大不同,开头MariusCosette在舞台左右两端的阳台上遥遥对唱。大部队踏步还保留着,伴随着背景投影着巴黎的街道慢慢向后推移,模拟人群的行进,但那个踏步是在看着很明显是没有移动的原地踏步,所以多少还是感觉很生硬。舞台没有了地上的活动门,所以Thenardier夫妻不是从地上钻出,而是从舞台一边的阳台露出头。第二幕的下水道Valjean也不是从地上的门钻下去,而是打开舞台一般的铁栅栏门把小M拖进去(那个下水道铁闸门也太大太明显了点)。

Gavroche之死Barricade没有移动开,只能听见他唱歌的声音,Enjolras等一群人趴在Barricade顶上往下看,然后枪声,几声,灯光一闪。

Javert之死,以前我们知道那是桥往上移动,灯光打暗,Javert站在地上做慢动作模拟空中落水……这次,你可以看到真正人在半空中的慢镜头蒙太奇效果,依然还是Stars时的那个桥,当他站在桥的栏杆上跳的时候桥和路灯什么的都飞速移开,然后Javert是悬在半空从前台往后台的投影背景里掉进去,消失在背景的黑暗中。对于这种处理,效果的确很华丽,但我其实不知道该做何感想……

Empty chairs at empty tables不是在空荡荡的缪尚咖啡馆,而是在Barricade的街上,背景投影着满目疮痍的街道,悲怆之感挺强的。

服装也有了些变化,比如Cosette的衣服又换了,但感觉比Broadway复排的更丑(OTL)。Valjean不再有那一头银白的假发。ABC之友的服装也有了些变化,Red and black一幕Enjolras穿的红马甲(跟街垒上那件不同),Marius穿的蓝衣服,两个人在red and black末尾握手定格灯光一打,感觉色彩感还挺搭的。

这个cast总的来说没什么大的缺陷,基本上各人物都符合我的想象。不过我那一场的Valjean不是巧克力大叔Lawrence Clayton,而是他的alternateRon Sharpe,一个很标准Valjean式的Valjean,表演也不错(私底下还是有点庆幸不是巧克力大叔的,非关歧视,只是觉得第一次就看黑人演Valjean一时会不适应)。Fantine端庄高挑,一头金发,嗓子也算有有力,不过她的I dreamed a dream没什么亮眼的表现,感觉不够细腻,不是很能感动我,但她临死一幕的come to me, Cosette表演很真实动人,看得我视线整个模糊了。这个Javert也是个几乎无可挑剔的Javert,貌似他以前是演过Valjean的,嗓子并不够低沉厚重,但是很有力。Stars和跳河前的独唱都唱得很出彩。Marius也还行,没什么大毛病也没什么亮眼的地方。Cosette逊色些,很有胸大无脑的傻姑娘感觉,而且也没什么吸引人的气质。Eponine是一彪悍的黑人MM,声线就是那种非常典型的黑人MM声线,很强壮,很pop感,就像个街头混混的野丫头,并不那么可爱,不过,这可能更接近小说里的描写,她本来就不是个可爱动人的姑娘,更多的时候她看起来难看,粗野,但是到最后她死的时候你忍不住为她心痛。我第一次泪崩就是在A little fall of rainEponine死的场景。(但是我忍不住想吐槽一下,小Eponine明明是个一头金发白肤的洋娃娃,长大了变成个巧克力黑MM,小演员跟大演员人种不一样这是没办法,不过化妆就不能稍微往接近了上面靠么……)然后说Enjolras,这个Enjolras是我见过外形非常接近书中描写的一个,一头金发(他们总算给你戴对假发了),瘦瘦高高(差不多是cast里海拔最高),英俊,轮廓清晰坚毅,音色也很好,不过他高音似乎不太强,多用头声共鸣,而不是那种嘹亮地belt出来的感觉,很多地方飙高音的时候显得不出众,就是最后一个until the earth is FREEEEEEE~~~~的高音飙得还挺让人满意。小Gavroche是个看起来很小的孩子,redand black里他站在桌子上才只比Enjolras高一点点,演的中规中矩。我非常喜欢EnjolrasGavroche的互动。

演员的独唱都没有让人特别眼前一亮的地方,更多的是一些小地方小细节感人。

其他一些让我印象深刻的片断。

Eponine唱完On my own之后转身,舞台上两扇活动门移开,灯光中现出我可爱的Barricade…虽然感觉似乎小了一号,但是看见穿着标志性红马甲的Enjolras在上面上上下下,也很满足了。

我非常喜欢这个版本里EnjolrasGavroche的互动。像我之前说的,Enjolras很高,而Gavroche很小,两个在一起很有高度对比,又让人觉得很可爱。Red and black里小G站在桌子上宣布了Lamarque将军去世的消息时正对着Enjy,两个人的视线几乎平行,然后一片沉默,Enjy伸手把小G从桌上抱下来,有点像安慰他似的。后面修建Barricade的时候Enjy也特别招呼小G,不禁让我想到小说里写到的“野孩子”和“毛头小伙子”。最后小G死的时候Enjy站在街垒顶上,一动不动石化状了一刻,然后就暴怒了。最后Barricade攻破,Valjean带着小马逃走,Barricade移开之后我本来想着,看来是看不到原版中Barricade转过来仰面倒挂的大E和地上死去的小G那个塑像造型,这时候朦胧中一个军士慢慢拖着一辆手推车过来,绕着舞台走,然后在bring him home音乐最高潮的时候他把手推车转过来正对着观众,车上是仰面躺在红旗上的Enjy和歪在一边的小G,一束光线从上面投下来,照在车上。(我心里一边想着我X你敢不那么煽情么,一边又泪崩了……>_<

Drink with me有一个学生受了伤,有点沮丧的样子,大家就唱起drink with me安慰他,Grantaire,之前见到Eponine之死似乎受了打击,这个时候借酒消愁,举杯对那受伤的同伴唱:could it be you fear to die? will the world remember you when youfall?…很伤心伤感的样子。这里的R一点也不像以前许多版本里那样“众人皆醒我独醉”的愤世嫉俗哲人样,也许这更像小说里写的那个R,他本来只是个怀疑论者,一个心灵脆弱不够坚强的人,所以他才那么依附意志坚强者Enjolras。后来小G死的时候大R就暴走了(但我觉得大吼一声“NOOOOOO~~~~”有点过于狗血)。

Valjean背着Marius在下水道走的时候,投影出移动的巴黎下水道景观很让我印象深刻,配合上幽暗的灯光和干冰烟雾,雨果笔下那个恢弘庞大的“利维坦的肚肠”之一角展现在眼前,终于感觉到Valjean背着小M走下水道确实是很不容易的。

Turning的时候,女人们端着蜡烛出来,放在曾经矗立过barricade的地上,有个小姑娘,把蜡烛放在地上的时候唱:who will wake them?她的妈妈搂着她摸了一下她的头柔声唱:No one ever will…头一次觉得,她们虽然唱着nothing changes, nothing ever will,其实确实是有些东西在慢慢改变的,只不过是turning,而不是突然的change

之后Marius重游故地,地上满地的蜡烛,然后他死去的同伴们从舞台四周出现,每个人都默默地站在一盏蜡烛旁边,后来他们把地上的蜡烛拿起来,吹灭,然后都消失了,只剩下Marius一个人脚下的蜡烛,他也端起来,吹灭了。这个处理,想法挺好的,不过看起来稍有点出戏。

我终于意识到Master of the house的好了,要不是Thenardier夫妇适时地出来治愈一下,放松一下,真是从头到尾的虐心。

最后Valjean归天的时候,尾声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重现,所有过去了的人们从舞台走出来,左右两边走在最前面的是EnjolrasBishop——两种完全不同的人,用两种最极端的方式,想要改变这个世界。

算算我也已经看过不算少的现场了,以前在国内看Cats,看POTO,看Rent,后来到了这边看Billy Elliot,双城记,A Chorus LineNext to normalAvenue QChicagoRagtime1776HairA little night musicAnyone can whistleLa Cage Aux Folles…没有哪个能像这个翻新版巡演Les Miz那样,让我看得入戏这么深,从头到尾亢奋,看到最后就像发了场轻烧,出剧院的时候头还有点作痛,眼睛估计都还是红的。我自己都不可思议:我对这戏这么熟了,太熟了,音乐听过无数遍都听腻了,视频也看过不少了,怎么会还能看个现场就感动得一塌糊涂。喜欢音乐剧也有好些年了,我对Les Miz的爱还是一如既往嘛,我的NO.1从未动摇。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