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是人非:空桌伴空椅

空桌伴空椅

有一种哀伤无法言喻,
有一种痛楚永不磨灭。
空桌空椅,空对凄凉
我的朋友已经死去,永不回还。

在这里,他们曾高谈革命。
在这里,他们曾把火光点燃。
在这里,他们曾把明天歌唱,
而明天,已经永不回还。

在这小小角落的桌旁,
他们看见世界的新生。
呼声回荡,他们慷慨奋起,
声音仍萦绕在我耳旁!
字字句句声声歌唱
如今已成绝响
留在孤寂黎明前,
街垒旁

啊,我的朋友,原谅我,我的朋友
(在街垒牺牲的人们的鬼魂出现)
我独自生存,你们却永远离去。
我心中怀着无法言喻的哀伤,
我心中怀着永不磨灭的痛楚。

窗边,是你们面孔的幻象
地上,有你们身影的幻象
空桌空椅,空对凄凉
我的朋友却永不能在此聚首。
(鬼魂消逝)

啊,我的朋友,我的朋友,不要问我。
你们的牺牲到底是为了什么?
空桌空椅,空对凄凉
我的朋友将永不能在此歌唱。

英文歌词:Empty Chairs at Empty Tables

物是人非。
存者且偷生,死者长已矣。

每次听到这里,我都欲哭无泪。

在某种程度上,逝者是幸福的,他们怀着崇高的梦想走入坟墓,而生者,却仍然挣扎在这尘世间,面对无动于衷的世界,背负自己的十字架。

在马吕斯的幻想中,他的朋友来而又去,默默无言。
而在我的幻想中,他们走上前来,挂着温和的微笑:

不要伤心,我的朋友。
尽管我们永无法聚首,但我依然感到幸福。

我们的堡垒在黎明前陷落,但我们走上街头之前,我就早已经明白,自由、平等、博爱,需要付出高昂的代价。但让我感到安慰的是,付出这个代价的是我自己而不是别人。

我们之中,至少有你活下来,并且获得你所珍爱的爱情。你为什么要为此请求我们的原谅?你所请求的,应该是我们的祝福。在这悲惨的世间,并非所有人都有如许幸运。

我不会询问,我们的牺牲到底是为什么,因为在此之前,我已经问过。在心底,我早已清楚,黑暗并不会因我们燃烧自己那微弱的光芒而会被永远驱散。

但我们终究是燃烧过了,尽管只有短暂的一瞬。但我相信,这一瞬曾经划破黑暗的沉重帐幕,让它惊恐和战栗,让在尘世间挣扎的人看到一点微末的火光。

火种可会要求取暖的人永远记得它?它的希望只是,火焰永远不要熄灭,只要能薪尽火传,我不会介意被遗忘在将来的光明中。

向我微笑,我的朋友。
为我们不可能的梦想。

Marius,rest。

你喜欢马吕斯么?我喜欢的,而且,不是因为Michael Ball。
我知道不少爱音乐剧《悲惨世界》的朋友不喜欢他。我猜,是因为太喜欢冉阿让,或者,太喜欢剧里的爱潘尼,觉得他伤害了前者,辜负了后者。
但马吕斯才是真实的,他太像我们自己。最初我们单纯而幼稚,而有朝一日,忽然发现世界不如我们所想,于是,我们与长辈冲突,高傲地拒绝一切帮助。或者,我们恋爱,我们失恋,我们绝望,我们忘记身边的一切,投身于一场目标模糊的战斗,最后,归于平凡。

也许,不喜欢马吕斯,是因为不愿面对一个与自己这么相象的形象,不能承认自己与他这么相象,有这么多弱点,犯这么多错误,伤害那么多人。
但我可以原谅他,冉阿让可以原谅他,爱潘尼可以原谅他,雨果都可以原谅他,为什么我不可以?我不过是和他一样的,犯下许多错误的年轻人。为什么还要责怪他那来之不易的小小幸福?
表面上,马吕斯很幸运,但他难道不是同样的不幸么?他错过了那么多爱的机会,最后,死亡连补偿的可能都不留给他。爱潘尼死了,朋友们死了,冉阿让死了……而把负罪的十字架留给他。
所以,上面这首歌,与其说是为街垒的战士而写,不如说是为马吕斯而写,让旁人触及马吕斯的内心,看到他的苦痛。

所以,在这里,我代替他死去的朋友,卸下他心中的十字架。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