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时分

伦敦音乐剧在线的《悲惨世界》网页上有一栏是演员采访问答,被采访者问几个固定的问题,比如:第一次看《悲惨世界》的经历,最喜欢《悲惨世界》的哪一段,等等。还有个问题是:你在演《悲惨世界》时碰到的最尴尬的事情是什么?回答各式各样,下面说说我觉得最有意思的部分。

忘词是最常见的尴尬场面,饰演Cosette的Mary-Louise Clarke有一次在临上场前突然忘了自己第一句应该唱什么,于是在后台四处乱窜问其他人记不记得,估计周围的人都很无语。不过忘词并不是最尴尬的,更尴尬的是碰上有才的同伴开自己的玩笑,扮演Javert警官的Clive Carter有一天晚上爬上街垒的时候忘了后面的词(Listen my friends I have done as I said……),只好硬着头皮半敷衍半编造地唱过去。第二天晚上他站在街垒后面正准备爬上去的时候,发现有人把他下面要唱的词写在小纸上钉在街垒背面,但是他仔细看的时候才发现上面故意写上了错误的词,于是他镇定了一下自己,心想,没事,我记得词,没有问题……然后他爬上街垒开始唱的时候,街垒下面两个早已准备好的演员突然转过身来面对着他,他们做了些什么特殊的事情没有交代,反正结果就是Clive Carter同志又被弄昏了,完全忘了该唱什么,不知道这一场后面他是怎么演过来的,会不会再接二连三的忘词。

更厉害的是碰上非常有幽默感的舞台工作人员。在都柏林的一场演出中饰演Valjean的Andy Reiss在街垒放走Javert之后照例朝天放了一枪,这个时候竟从天上掉下来一只鸡(有人从舞台上方的空中阁楼里丢下来一只橡皮玩具鸡)……不知道这个时候舞台上的演员们是什么表情。

有时候舞台上的道具出问题,大概连舞台工作人员也会被囧到,比如转盘事故(联想拉斯维加斯的转盘事件)。有一场转盘在ABC咖啡馆开头的时候停住了,ABC之友们正在热热闹闹地讨论起义事宜,咖啡馆却还没有完全转过来展现在观众眼前,这个时候大家都愣了,为了不冷场又努力装作演出还在继续的样子,看看转盘能不能继续转起来。结果它没有。于是所有人只好从位子上起来走下台。所以说转盘真是个难伺候的家伙,一出问题就误大事。

演员在舞台上跑来跑去也要非常注意,不少人的尴尬时刻就是在观众的眼皮底下摔一大跤。有的时候摔跟头不仅会让自己尴尬,还会让其他人受连累,Kate Coysten在第一幕runaway cart冲过来,人群四散的时候被自己的衣服绊倒,摔了跟头,结果后面的人都被她绊倒摔成一堆,如果失控的马车不是以电影慢镜头速度冲过来,而是按常速的话,被轧到的可能不只是一个人了。

不仅在地上要注意安全,爬上爬下的时候尤其要注意,比如Marius (Hadley Fraser)在爬过高高的铁门要和爱人相会的时候不幸裤子被卡在门上,这个时候爱人已经迫不及待地等在下面,他只好在门上就开始抒发自己“充满爱的心”,一边扯自己的裤子……

说到爬上爬下,这也是个体力活儿,对某些角色来说尤其是,比如Enjolras,街垒一幕要不停地上上下下,这对刚开始演的演员也是个考验,体力跟不上的话有时候也会出现让自己很囧的时候。Ramin Karimloo扮演Enjolras时候有一场到final battle体力不支,最后他想要跳上街垒顶上去挥舞旗子的时候,却发现腿完全没力气了,于是现场观众看见Enjolras同学艰难地跳了三四次却没能爬上街垒,最后是Grantaire(David Ashley) 同学狠狠地在背后推了他一把才把他推上街垒半中。估计熟悉这个戏和角色的观众都很囧…

花絮来源:http://www.londonmusicalsonline.com./londonlesmis/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