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国庆日演唱会随记

多谢yajun,终于在新年过后看到了这个演唱会。澳大利亚国庆日演唱会,Australia Day Concert,也学yajun简称ADC。

前奏

一开始就看到密密麻麻的人群,传说中的125000人果然蔚为壮观,白茫茫一片,想想就觉得夸张,这可是在澳大利亚啊,澳大利亚才多少人,悉尼才多 少人。拍摄是从下午开始的,大概观众一早就来占位置,露营过节一样的,看到有人发宣传单,有人躺在草地上悠哉游哉,有人玩游戏,都在等待晚上的演出。

然后开始看到演员出来说说笑笑,原来yajun截到的那个Anthony笑得很开心的镜头是他的一千零一个,不知是他躲着镜头还是镜头躲着他。大家 都很活跃的样子,但也有紧张的,像Eponine的演员就似乎不太自信,Boublil还在演出之前给她说了几句。很搞笑的是老麦无所事事地晃荡着,让镜 头无意中抓到了。乐团是澳大利亚青年交响乐团,我的印象是,好多女孩子啊,居然还有女孩子吹圆号的,这我还是第一次见。

总体观感

总体来说,这个演唱会相当合我的口味,一个是卡司的原因,除了Eponine确实有点瑕疵之外,整个卡司我基本都很满意,不过我好像也没有说非常惊 艳,也许看过Australian Sensation,澳洲卡司有什么出色表现,都不会让我感到意外了。因为都是演唱会,不可避免地要和TAC做个小小比较,yajun同学用她的小小偏心 让ADC险胜TAC,不过我不太想比较个别演员演绎的优劣,就像我在写Australian Sensation review的时候说的那样,LM的人物给发挥的空间很大,虽然有些时候对角色的演绎不太一样,但是对我来说,似乎这样或者那样都很make sense,喜欢这一个,同时那一个也不错。

但是我想比较一下的演出的风格,这是我喜欢这个演唱会的另一个原因。大概是因为LM当时在OZ上演还不到两年,虽然是演唱会,虽然除了Jean Valjean之外,所有的演员都是一件戏服穿到尾,但演员的表现都很鲜活而质朴,很多舞台表演的细节都保留下来。我觉得Anthony Warlow在Australian Sensation中所说的“直率质朴”、“一种原始的表达方式”,真是概括出这个卡司演出的精髓,至少这个演唱会给我的感觉是这样的。当然,我不是说 TAC缺乏真实感,而是觉得在TAC那里,角色是被净化、高贵化了,而且,在某些时候,给我有点炫技的感觉。

另外要提的是,画面编辑很有心思,在演员对唱的时候把两人的画面叠印在一起,让我们更清楚地看到演员之间的交流,也增加了现场表演的真实感。此外,尽管很多段落都被掐掉了,但是段落之间有串词连接,情节仍然显得比较流畅。

演员点评

Jean Valjean:Normie Rowe

Normie Rowe的Jean Valjean是草根型的,在悉尼的露天广场,头发让风吹得乱蓬蓬的,与Colm Wilkinson在皇家阿尔伯特大厅里头发一丝不乱、不怒自威的Jean Valjean完全不是一种类型的,相比起来,我其实比较喜欢这种比较平民化的让伯伯。跟他在Sensation里面说的差不多,就是一个普通人,在底层 挣扎过的普通人,但他能让事情有所改变。

Javert:John Diedrich

John Diedrich的Javert,善良地揣测一下化妆师的用意,大概是因为John Diedrich本人太帅了一点,而Javert是不能太帅的。所以化妆极度夸张地表现了一个凶狠严苛的Javert的面孔,眼圈化得很黑,更有甚者,是 两颊和下巴颏都化了很浓的阴影,而嘴唇附近从嘴角下撇的部位,却留白了,加上John演唱的时候嘴唇自觉不自觉地下撇,那种阴鸷的表情就更为明显,看起来 相当可怕。某个段落,干脆就是一副吸血鬼伯爵的样貌。

不过,除去化妆不论,我觉得John Diedrich的Javert还是相当不错的。Philip Quast更多地表现了Javert对他所信奉的原则的那种坚执,而且这种坚执带有某种崇高的意味,于是观众会不自觉地认同他,因而到了最后他的崩溃就非 常富有悲剧色彩。而John Diedrich则更多地将这种坚执中隐含的阴暗与可怕一面反映出来。在Javert最后自杀的一幕中,有一瞬间我恍惚看到了Hyde,当然一方面是化妆 的原因,另一方面,,Javert确实也是某种意义上的Jekyll & Hyde ,而且他灵魂中的Jekyll & Hyde更是血肉相连,只是一直以来,他都相信自己是Jekyll,而最后Jean Valjean就像一面镜子,让他骤然发现,Jekyll,同时也是Hyde。这个Javert是令人不舒服令人不安的,但同样Make sense。当然,在演绎方面John有一点过火的感觉,但我觉得,勋伯格在演唱会结束后对他的夸奖并不是礼节性的,他完全当得起。

Fantine:Debbie Byrne

终于看到了Debbie Byrne的Fantine,非常非常喜欢她的演绎。这里应该保留了不少她在舞台上的处理,而不是像Ruthie Henshall那样站着干唱,声音、表情、动作都有很多动人的细节变化。比如在I Dreamed a Dream里面掏出项链,Come to me里面和Jean Valjean的对话中,从My Cosette……Take her now中那种焦灼不安,到得到Valjean保证之后的欣喜,到最后时刻的平静,真是非常的感人。

Yajun觉得她的声音还是有些老气,但我倒没有这种感觉,也许我觉得Fantine就应该是这样的声音,TAC里Ruthie Henshall声音就有点太好了,之前说TAC的风格有把角色净化的倾向,Fantine就是一个例子,在I Dreamed a Dream中,拍摄的镜头使用了仰角,给Fantine罩上了一层纯净高洁的色彩。忘记在哪里看到有人说Fantine是圣女,我觉得这是一种误解,无疑 Fantine是纯洁的,但是她也饱经风霜,也是在苦难中挣扎过来的les Miserables,绝对不能用圣女来形容。

Enjolras:Anthony Warlow

Anthony Warlow的Enjolras,在之前已经几乎把他在这个演唱会里的所有段落都看到了,所以,还能说什么呢?在几乎所有的角色都比TAC更贴近现实的 ADC里,他的Enjolras是唯一一个比TAC理想化的,Michael Maguire的Enjolras热情澎湃,浑身散发着光和热,完全是现实中的领袖人物形象。但是Anthony Warlow的Enjolras是那么的高贵冷峻(盗用7h的用词),有种凛然不可侵犯的气度,同时也像高傲的雄鹰,不可接近。到最后的一战,那雄狮般的 怒吼却是我所听到的最有震慑力的一吼,冰冷的岩石下面炽热的熔岩喷薄而出,悉尼空中放起了焰火,舞台上硝烟弥漫,红色的火光在脸上闪烁,在隆隆的炮声 中,Enjolras壮烈地退场。

Marius:Peter Cousens

我以前说过,我欣赏的是一种“有节制的激情”,Peter Cousens的Marius本来是犯了我的所有忌讳,大幅度的身体动作,外露的感情,不时有点过火的演唱,但是,他的Marius傻得那么的可爱,以致 我抛开了所有忌讳。yajun不喜欢他的Empty Chairs at Empty Table后半段,但我觉得,他在这里的演绎尽管不如Michael Ball来得深沉,但是也很有说服力。 Michael Ball的Marius是深情而内敛的,Empty Chairs at Empty Table里面,唱到第二遍的there is a pain goes on and on,已是泪盈于睫,却咬牙隐忍,那种无法言喻的苦楚,实在令人动容。但Peter Cousens的Marius却是青涩而冲动的,完全不懂得掩饰自己的感情,又怎么能够在面对空桌空椅之际,收住自己的痛楚与饮泣?所以,既然前面的 Marius在爱情中激动得忘乎所以,那么在后面,那个带着哭腔,带着痛苦的质问的Marius,才能和前面忘情地诉说爱情迷醉的Marius取得一致。

Cosette:Marina Prior

ADC的Marius和Cosette真是一对璧人,以前听A Heart Full of Love 的时候,总是等着Eponine插进来,但是在这里,当Eponine的声音加入的时候,我居然有点错愕,然后想,Eponine不要来打扰他们吧。主要 原因,是Marina 的Cosette太可爱了。我最喜欢她对Marius说出名字那一段,把那种迫切而又羞涩的感觉表现得很到位。其实说起来,Judy Kuhn也表情做足,但是看起来就是觉得不好,也许真是气质问题。

Eponine:不详

这一版的Eponine不知是谁,演员表居然没有把Eponine当作principle来列。整体说来,Eponine在ADC里算是比较弱的一 个,不过,对我来说,她还是可以接受的。演唱有点刻意,但单纯听的话还可以。yajun说她的表情特别难以忍受,也许是因为她表现痛苦的时候眉毛往下搭 拉,眼晴看上去也有点怪怪的,不过我可以接受。

其他:

Thenadiers不像TAC里面那对那么气氛热烈,我没有太特别的感觉,不过我很高兴他们略去了Dog eat dog。

小Cosette就是Australia Sensation里的那个,是个大姑娘的样子了,但还是很可爱,小Gavroche也很可爱。

Ensemble也很了不起,学生们以前讲过了,不再啰嗦。合唱的部分不知道是不是节奏慢了一点点还是怎样,听起来咬字特别清晰的感觉。全体 Ensemble都是一件戏装穿到尾没有给我太大的困扰,只是主教刚刚出来的时候有一点不习惯,不过也算OK,这个主教有点乡村牧师的感觉呢。 Grantaire同时演的工头,总让我觉得很搞笑的样子。yajun翻译过的那篇谈及Anthony Warlow演的Enjolras的文章里,提过她看的Grantaire的扮演者是Neil Melville,Ensemble的名单里也有Neil Melville,也许就是他吧。
Ensemble名单里同时也看到了Australia Sensation 里的Eponine,Zoe Betram,还有Cosette,Carrie Barr。我似乎认得Carrie Barr是其中一个女工,但不知哪个是Zoe Betram,也不知道她是不是这个Eponine,看起来不像。

尾声的尾声

最后Encore之后,大家唱澳大利亚国歌,然后就是放烟花。看到“Thenardier”和“Jean Valjean”一起端着酒,看着烟花,一起像小孩子一样在烟花上天的时候发出赞叹,既有趣又温馨。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