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国庆日演唱会电视录像观感(配图)

这就是演出记录现场观众最多的一次演出,在悉尼的一个露天广场举行的国庆日演唱会,据说在场的有125,000人,这在澳大利亚这种人口稀少的国家 真可以说是蔚为壮观,似乎澳大利亚很喜欢搞这种露天的大型演唱会。这个电视录像从下午开始拍摄,可以看到广场上已经密密麻麻,人们都坐在地上,像野餐一 样,年轻人们围在一起说笑游戏,有人在卖节目单、国旗。

镜头转到舞台后面,演员们身着戏服在做最后的准备,澳大利亚青年交响乐团的乐手们在调乐器,勋伯格和鲍伯利正在跟演员们做亲密指导,但气氛很轻松, 多数人都在说说笑笑。镜头还抓到无所事事的麦金托什身着印着Les Miserables in Concert logo的T-shirt在闲逛。

夜幕降临之后演唱会开始,大屏幕上打出剧情简介,配合舞台剧照。

这个演唱会跟十周年相比,主要的弱势是群众演员比较少,没有十周年那样豪华的大合唱团,基本就是平时演出的阵容和编排,也就是说一般次要演员都会串 演许多其他的角色。不过除了Jean Valjean,其他演员都是一套戏服从头穿到尾,男演员基本都是学生装束,女演员几乎都是女工,看到开头的监狱出现了Thenardier和 Enjolras,学生则充当各种职业:水手、嫖客、主教、工人、甚至国民自卫军……多少让第一次看的人有些不习惯。造型上澳洲版带有80年代的特点,这 种特点其实在原版伦敦和百老汇剧照里都可以看见,比如演员的蓬蓬的头发,以至于ABC之友众人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队八十年代的摇滚乐队。另外,演员们都是 按照平日的舞台表演来化妆,在摄像机近距离的镜头下许多人(尤其是Javert)就显得比较夸张。

不过演唱会的Cast却是澳大利亚人值得自夸一下的。澳大利亚版当年被赞为最好的制作、最强的演员阵容之一,甚至麦金托什都曾承诺给澳大利亚出一版 录音的机会,而在当时英文专辑按惯例只出西区和百老汇版,足见受到相当重视。可惜澳洲版最后还是没能实现,三名澳洲的主要演员应邀参与了《悲惨世界》完整 交响版(CSR)的录音。

为了增强舞台效果,有时候舞台上会喷出干冰,造成“硝烟滚滚”的壮丽感觉。另外一个是画面编辑得不错,镜头衔接比十周年演唱会更好,并且在对唱的时候两个人的镜头会交叠在同一副画面中,非常有感觉。

Normie Rowe是澳大利亚原版Valjean,他的表演风格跟原版的Wilkinson相比少了一些高贵威 严,多了一些平易近人,或者说比较草根。他的嗓子不如Wilkinson那么出众那么有气势,但在演唱中的质朴真情也颇让人感动。印象最深的是Bring him home几乎唱到泪眼朦朦,这位Valjean给人的感觉一直是平民阶层而又满怀悲天悯人之心。

John Diedrich是Philip Quast的继任者,也是一位活跃在澳洲舞台上的音乐剧演员,而且他的才华不仅仅展现在表演,还涉足导演和制作。他的嗓音比起Philip Quast显得逊色一些,而在表演上他的刻画是更加扭曲的,有的时候显得奸诈和过于凶恶,不过反过来想想这倒是更接近那个原著中的沙威,混合着丑恶和高尚 的人格。最后的Suicide非常投入,痛苦和挣扎表现得极具爆发力。表演结束之后勋伯格对他说:You’re a great Javert,相信这并不是一句客套的称赞。

从The Australian Sensation这个记录片来看John的舞台表演也是很酷很震撼,而在演唱会上给人印象最深的是他妖魔化的妆,给人一种扭曲和阴险的感觉。也许化装师 认为Javert不能太帅,所以有故意丑化他的倾向吧。在The Australian Sensation里可以看出,John Diedrich素颜其实是位大帅哥。

Debbie Byrne
有许多人不喜欢她在完整交响版录音中的声音,但看到这个演唱会,我才相信当初选上Debbie Byrne的确是她的实力,她也是个现场超越录音的演员。个人感觉Debbie Byrne的现场感觉比十周年演唱会的Ruthie Henshall要好的多,Debbie Byrne的Fantine不那么年轻漂亮,也没有Ruthie那样好的嗓音,但她的苦难、她的绝望和希望都被表现得真实而细腻,更让人信服。在看 Debbie Byrne的简介里看到,她出道成名很早,在1980-1985年之间她曾因为毒瘾而消沉过一段时间,事业跌入低谷,这些也不禁让我想到她的 Fantine。

Robyn ArthurWillian Zappa (The Thenardiers )
在我所听到过的录音中,这两口子的表现很少有很大差别。澳洲版的这两口子相比十周年来说恶搞得不那么花哨,形象也比较朴实,也可以用草根来形容了。

Marina Prior,如今是澳大利亚舞台上的Leading lady,音色出众,壮丽同时也柔和动人,她的Cosette天真纯洁但丝毫不让人觉得矫柔造作,由内而外散发出自然可爱的气质。她不像许多 Cosette那样只有一两副空洞的表情,而是表情做足,在A heart full of love地方唱到” And mine’s Cosette” 时候的羞涩,在Finale唱到You’re going to live, Papa…的悲痛,这些小细节的处理让她的Cosette可亲可爱。她是我现在最喜欢的Cosette了。

Peter Cousens,并不是澳洲版原版的Marius,他的嗓音还带着童声一般的声线,演唱的时候身体动作幅度特别大,显得很激动的样子。他的Marius举手投足像一个小弟弟,虽然没有Michael Ball那样的深刻与控制,但那种冲动又认真的感觉也给人印象深刻。

这个录像的另一个看点是当时还相当年轻的Anthony Warlow,许多人爱上他的声音(完整交响版录音)却未见 过真人。Anthony的Enjolras高贵冷峻,有种凛然不可侵犯的气度,也像高傲的雄鹰。比起十周年演唱会热情澎湃的Michael Maguire,他的演绎更加理想化,同时也更加接近《悲惨世界》原著中的安灼拉,并且Anthony Warlow完美的唱功和绝佳的男中音嗓音都是他的Enjolras独特之处。在Final Battle中的那一声怒吼,如同雄狮发怒一般震撼,配上舞台上“硝烟火光”的效果,Enjolras的退场显得尤其壮烈。

有意思的一点是Enjolras的扮相,竖起的衣领,还有后来被很多剧迷批判的假发套,如果说ABC之友像一群80年代的摇滚乐队成员,Enjolras就像是“猫王”一样的主唱了。

扮演Govroche的小演员也让人印象深刻,十周年的那个小演员是一副酷酷的痞子相,而这位表情更加丰富,脸上经常挂着骄傲自豪的笑容,很可爱。

对这个演唱会唯一的不满是扮演Eponine的演员,在主要演员中居然没有列出她的名字。这位Epnine的表演做作,Eponine的痛苦被表现得很幼稚,不得不说这是这个演唱会的一个遗憾。

群众演员:

澳大利亚的合唱演员(Ensemble)非常有激情,也就像演员们在记录片里所说到的那样,”勇敢无畏、直率质朴”、“一种原始的表达方式”。比起许多欧洲录音中和谐精制的合唱,也许这些粗糙而暴烈的声音才更能表现出《悲惨世界》带给观众的真实感。

更多截图

Fantine把Cosette托付给Valjean

对峙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It is time for us all to decide who we are……

演唱会结尾Schönberg和Boublil向观众致谢,并和演员一起唱澳大利亚国歌

花絮

开演之前Boublil在和扮演Fantine的Debbie Byrne交谈

Cosette很认真地听Marius的意见

Enjolras在和Javert说笑

演出结束后演员们在一起庆祝,Thenardier和Valjean一起看礼花

Schönberg和John Diedrich握手拥抱,Schönberg说: You’re a great Javert.

Schönberg和Valjean在一起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