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alented——Les Misérables: The Australian Sensation观后

上次看了悉尼concert的ABC Café,已经很想为Oz的卡司写点什么,但真正让我下定决心的,是这回看的这个叫做“Les Misérables: The Australian Sensation” 的 采访,这是一个一个小时的节目,对”Les Misérables澳洲制作的主要演员进行访谈,每个角色谈他们对小说、角色、音乐剧的感受,而且更棒的是访谈中穿插了很多的舞台片断,让我们看到了很 多非常细致的东西。这个采访,加上之前断断续续看的跟OZ LM有关的视频,给我一种强烈的感觉就是,太可惜了,这是真正的Lost Treasure ,什么是所谓沧海遗珠,LM的Australia Production就是,那些一鳞半爪的片断,那些化妆间里的访谈,都可以看得出,他们是多么有才华的演员,他们仔细地研读过自己的角色,在表演中融进 了自己的理解,于是,有了那么多独特的细节,那么特别的生气勃勃的表演,但是却没有一个Cast Recording。

当然,另一个感觉也是,LM是一部多么有演员发挥空间的戏,每个角色都不那么固定,可以加上自己的小细节,演出 “这一个”角色,让你初看小吃一惊,回味下来却不会让人觉得有太多突兀与不妥,他们是非凡的平凡人,像芸芸众生一样,多姿多彩,有着各种各样的可能性。

Normie Rowe,Jean Valjean

整个采访里,Normie Rowe的这个Jean Valjean并没有给我太突出的感觉,也许是给他的片断主要是耳熟能详的Bring Him Home,而他没有太突出表现的缘故吧。但Jean Valjean也许就是这样的,一方面他很不平凡,但是其实也很平民很草根。我喜欢Normie说的对作品的感觉,……there is hope,and the individual will make a difference,and can make a difference。另外,看到舞台片断中有一点比较特别的处理是,在OZ Production里,居然是Jean Valjean把垂死的Fantine抱到床上的。

John Diedrich,Javert

也许有点遗憾,这个接受采访的卡司里的Javert不是Philip Quast,很可惜地,我没有听过Philip Quast在OZ版中的Jarvert。不过,这个Javert有一点惊喜,因为他卸了妆之后,原来是这么一位年轻英俊的帅警官呀。Concert里那位 眼圈黑黑的的Javert是不是他呢?没想到没想到,而且说话的声音也挺好听的。虽然我不是十分欣赏他的Javert,不过,据yajun说他非常有才 华,后来好像从事了导演的工作。所以,也不错啦,认识一位有才华的帅哥。

Debbie Byrne,Fantine

我也没想到Debbie BYRNE卸了妆之后是这个样子的,(当然,我之前也没见过她演着Fantine的样子),短短的头发,不是特别漂亮,但是很成熟很有想法的样子,她说话 的声音是那种我比较喜欢的稍显低沉的女中音,说着说着就浅浅地笑起来,很好看也很可爱。我喜欢她对Fantine的分析,她说Fantine是young and strong的,我觉得,Fantine在某个意义上确实是Strong的。不过,让我有点意外的是,在工厂打架那一段,这个Strong的 Fantine却没有还手。她说Fantine所爱的Cosette,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想象,还是她离开时记忆中的那个Baby, Fantine为一个她从来没有办法见到,没有办法拥抱的小宝宝付出了一切。Come to me 唱得非常非常动人。

William Zappa,Thénardier
Robyn Arthur,Mme. Thénardier

德纳第先生和德纳第太太都是瘦版的,卸妆之后的德先生长得有点卡通。这两位都有很长很完整的舞台片断,甚至有些镜头从舞台上方拍下来,看到德纳第太 太扫桌子上的银餐具,呵呵。比较特别的演绎是在抢劫的那一段,德先生缠着个破绷带装模作样,唱得也颇是一副装腔作势样。也许是我之前没看过这么细致的抢劫 过程,感到比较新奇和特别吧。整体的感觉是他们不是走滑稽搞笑路线的,而是带点狡诈和痞气。呵呵,像Debbie BYRNE插进来的说的那样,I hate the Thénardiers,I hate them。但是正因这种恨,I love them。

Peter Cousens,Marius

多么多么可爱的一个Marius啊,卸装之后的年轻的Peter COUSENS,完全可以用眉目如画来形容。但我更喜欢他在ABC Café那个短短的小片断,不像Tim Howar那样执拗地和众人争辩,Peter COUSENS的Marius坐在椅子上,旁若无人,自言自语地,如痴如醉地叙说着他被爱情击中那一瞬,喜欢他唱完红与黑之后,跌坐在椅子上的神情,多么 像我想象中那个一遇上爱情就傻痴痴的Marius。我也喜欢他在看到Eponine回到街垒的时候,半带喜悦与急切唱Have you seen my beloved,却又半带气恼与焦急地唱Why have you come back here,这个Marius毕竟还没有忘记,Eponine安全离开街垒,也是他让她带信的目的。最后唱完a little fall of rain,他握住她抓住他衣袖的手,无比的悲戚,然后向死去的她俯下身去。现在,Peter是最符合我想象的Marius了。可惜没有见到Empty Chairs at Empty Table的片断。

Zoe Bertram,Eponine

她的话我基本没怎么听清,只听到说讲Eponine的性格的时候说,she’s honest,intelligent, quick,mad passion about love之类的话,她的Eponine不是那种“委婉动人”的风格,更多地是一个伶伶俐俐的野孩子。虽然从片断看来,其实也并没什么非常非常特别的演绎, 但是那些片断拼起来的感觉让人很舒服,一出场的时候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Montparnasse从后面抱住她,她顺手就给他一肘子,cool。我挺喜欢她和Marius的互动,像她要Marius离开她父亲的抢劫计划的是非 地的时候,低下头把Marius推走的动作很可爱,后来在街垒里,Marius也用了个差不多的动作把她推开。她跟Marius打闹的时候,在 Marius身后低头弄头发,有心弄掉Marius的书,让人感到有那么一丝丝的甜蜜呢(也许是因为,我觉得Peter 的Marius对她比较好……)

Carrie Barr,Cosette

她长得很温柔可爱,就像她自己说Cosette那样的,很nice的感觉,但除此以外,也没什么了。

Anthony Warlow,Enjolras

非常非常奇怪的是,第一次听或者看Anthony Warlow的Enjolras的时候,他都不是第一位的,但细细品味之下,他却让我非常非常花痴。之前听CSR是这样,现在看采访和Concert也是 这样。看这个采访之前我非常非常担心,传说中他舞台表演不足的说法已经困扰了我很久,初看的印象也让我有一点点不满意,不过主要是造型上的,除了那顶傻乎 乎的假发让他看起来比较老成之外,不知为什么,他在舞台上显得很壮实的样子。我想象中那个Enjolras,是个瘦瘦的“黄毛高个子”啊,sigh…… (现在看来,似乎Aaron Lazar 有点那个味道。呵呵)。但是看着看着,这些片断却让我陷进去了。是的,ABC Café最后那一小段仅仅是一段热情的宣言,而不像Kevin Earley那样,随着歌词一行一行地唱出,一点一点地把那些心灰意懒的人的信心鼓舞起来。紧接下来到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之间的停顿比较短,有点仓促,不像Kevin Earley那样,有仿佛“在沉思中看到未来”的感觉,但是那又怎么样,他的声音里那种沉稳的热情,同样有着说服力,有着鼓动性。而且,我是那么地喜欢他 在One Day More里拿枪召集大家的样子,还有唱到最后那一句的时候,把枪稍稍抛起,接住,再高高举起,实在太帅了。 我也喜欢他在Concert里,唱

It is time for us all
To decide who we are
Do we fight for the right
To a night at the opera now?

的时候,轻轻一挑眉毛,瞥一眼身旁的朋友(可惜根据考证,Grantaire同学并不在那一边。不然的话,可以跟十周年中Grantaire在Drink with me之后向Enjolras投去那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交相辉映)。

The Students

采访里没有他们,不过在concert里面印象深刻。well,摇滚嬉皮士式的ABC们,开头一看,造型实在很让人意外,完全与我想象中的人物错 位:Grantaire是那么一个快快乐乐的家伙,认真而夸张地挑着眉毛,看起来像Lord of the Ring里面的Merry(还是Pippin,这两个Hobbits我总是分不清)。古费拉克总是大胡子,但是连头发都那么长的倒真是没见过,戴眼镜的 GG居然是Feuilly而不是Comberferre,当然,这位戴眼镜的Feuilly也不像Comberferre,像是教士先生,而真正的 Comberferre,则像是我想象的诗人勃鲁维尔,但是错愕之后,这群人越看越可爱啊, 1832年的巴黎ABC像1968年街头反战的大学生,多好的主意。

Adam Lloyd,Gavroche;Tobi Harris,小Cosette

孩子们好像比其他Cast里的小演员要大一点。Adam Lloyd,13岁的小帅哥Gavroche,在镜头前侃侃而谈。比其他的那些小不点儿Gavroche都显得高大,而衣服显得比他们都要破,在舞台上跑 来跑去,真的像个小麻雀飞飞的样子。not cute,但是很老练。Tobi Harris,也是一个成熟的小Cosette,没有多少舞台片断。我喜欢看她在钢琴上弹Castle on the Cloud。

另外,这个片子里展现了很多舞台细节,令我最感动最感动的是Final的处理,非常细腻非常有层次感。在那一束白色的光芒里,Jean Valjean(的灵魂)站起来,披巾落在椅子上,然后他拉着Fantine与Eponine的手,站在了Marius和Cosette的身后,给他们以 祝福,三个无私的灵魂手拉手这一幕,居然隐隐让我想起了三位一体。

然后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的旋律轻轻地响起来,Jean Valjean稍稍抬起头,仿佛眺望着远方,用心倾听,三人在歌声中缓缓后退。

副歌开始的时候, 隐在背后的逝者(灵魂)缓步走上前来,站到Jean Valjean等三人身后,灯光渐渐变亮,而Marius和Cosette也加入到合唱中来,而且,他们是面对面唱的,仿佛在互相安慰,互相给自己信心。

唱最后一段的时候,后面的逝者再往前走,和Jean Valjean等三人站成一排,Marius和Cosette转向观众,音乐明朗起来,然后所有的逝者再往前走,Finale在充满希望的气氛中结束。

在这个Finale里,灯光,步伐,舞台上人群的位置,在不同的音乐段落中稍有变化,跟歌词与气氛配合得非常的紧密,比我以前看过的效果都好。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