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诗歌]《恩佐拉》

请原谅我用拙劣的笔调重述这一史诗般的巨著。在我笔尖下流淌出的每一行诗句,都怀着对维克多–雨果先生的深深崇敬之情。他深邃的思想犹如一泓圣泉,永远滋润着文学的殿堂。
现在,让我们的视线穿过历史的雾霾,降落在
1832年的一个夜晚,巴黎,法兰西王国

战争的幽灵
在黑夜的披风中无影无踪。
温柔的星光浸透
这街垒上的旗帜,
飘扬在凛冽的夜风中,
无所畏惧地咆哮着。
枪炮的轰鸣散尽,
光明终将夺回整个世界。

恩佐拉凝望着沉寂的星辰,
心中感叹:“当时光的闸门关闭,
今夜便是生命最后的宁静。”
无数个昼夜从心底掠过,
升腾起美好的回忆,
化为嘴角淡淡的笑意。
他抬起那双
举枪射穿百合花瓣的手,
让安谧的夜色从指缝间滑过。

“自由在鲜血中更为珍贵,
这光明与黑暗交织的世界,
终将燃起复仇的烈火,
把淌着毒液的王冠
焚成地狱的灰烬。
塞纳河水,爆发
你平静的清澈中蕴藏的巨浪吧!
让激流的吼声从圣母院的塔顶,
席卷马赛港,冲进土伦:
王权必将在你的愤怒中沉没!”

他接过盛满琼浆的酒杯,
优雅地晃动着:“友谊啊,
我们最灿烂的勋章:
我们的心脏跳动
同一韵律的强健脉搏;
希望的曙光是我们眼神中
共同的光彩,共性的力量。

“纵情高歌吧,朋友们!“
他仰天一饮而尽,
“如同内伊将军拔剑宣告,
波旁王朝气数已尽,
鹰旗下,战士们把自由的三色旗,
插在封建王座的战壕。
我们的热血将熔化
统治者禁锢人民的枷锁。”

恩佐拉步入战友们欢愉的笑声,
“让命运的暴风雨猛烈地来袭吧!
在这被暗无天日的严冬
残酷包围的欧罗巴大地,
我们将用生命浇灌
一座崭新而永恒不凋的花亭:
呵,从沉睡中觉醒的法兰西!”

暗弱的街灯不屈地摇曳着,
竭力反抗夜风肆吹的压迫,
用光芒点缀恩佐拉飘逸的腰巾:
激情与勇气的色彩,
依傍纯洁的色调,
飞翔在无限苍穹的象征。

他悄悄把左手
轻搭在玛吕斯微颤的肩上,
用温暖、果敢的眼神
消解战友额上的忧愁:
“也许我们的身躯
将填满暴政的深渊,
后继的战士们高举我们的剑,
见证今夜所预见的光明。
‘正义’的呐喊回荡在每一颗雄心,
直至超越死亡的门槛。”

身后学生们的唇上
波动着跳跃的音符:
“向前进,向前进,
自由法国的士兵;
祖国的大地在呻吟,
站起来吧!自由法国的人民。”
……
“空气中回旋着轻蔑的风:
那是诅咒蓝色寿衣的风。”
听!丁冬作响的葡萄酒液
怀着热情的喜悦伴奏着。

恩佐拉的目光刺向
街垒外茫茫无尽的黑暗:
“国家卫队的先生们,
你们的灵魂尘封在哪里?
是海峡外的英伦,
还是黑色帽徽的权杖?
你们的视力早已死亡,
因为无视真理的闪亮;
当躯体与心灵被罪恶吞噬时,
你们是否有过一丝叹息?”

广博的历史透过群星的明眸,
深情注视着
这些巴黎真正值得骄傲的子女。
自由的信念啊!
将化作一道撕裂夜幕的闪电,
使明日的光阴
沸腾在最后的决战!

(转自爱音客论坛:[原创诗歌]《恩佐拉》 恩佐拉是Enjolras的港译。)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