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简介

第一幕

故事从1815年的土伦监狱开始,苦役犯在唱着劳作之歌(Work Song)。第24601号囚犯冉阿让仅仅因为救自己快饿死的两个外甥而偷了一块面包,度过了19年的苦役生涯,得到假释以后,被人排斥歧视,只有第涅的主教开门接纳他。但内心充满对世界愤恨的冉阿让偷了主教的银餐具。当他准备远走高飞之际,被警察发现,主教却告诉警察,那是他送给冉阿让的(Valjean Arrested, Valjean Forgiven)。主教的慈悲与宽恕使冉阿让深感震动,决定重新做人(What Have I Done? )。

1823年,更名为马德兰的冉阿让,已经是海滨蒙特勒伊市一所大工厂的厂主,还被任命为市长。他的工厂中有位名叫芳汀的女工,被情人抛弃,将女儿托付给人抚养,妒忌她的女工鼓动工头将她解雇(At The End of the Day – I Dreamed a Dream)。为了支付女儿的抚养费,芳汀买掉了自己的饰物与头发,最后沦为妓女(Lovely Ladies)。一天,芳汀与一个想占她的便宜的花花公子扭打起来。警察沙威不问缘由就要把她送进监牢。此时冉阿让出现,要求立即把她送往医院(Fantine’s Arrest)。

路上,一名男子被一辆马车压在车轮下,膂力过人的冉阿让出手相救(The Runaway Cart)。敏锐多疑的沙威不由得怀疑他就是当年被假释的苦役犯冉阿让。可他始终不敢确认,因为不久前“冉阿让”已被逮捕归案。马德兰先生,也就是冉阿让,不愿一个无辜的人代其受过,于是他决定赶往法庭向众人坦白自己的身份(Who Am I?-The Trial)。在沙威赶来逮捕他之前,冉阿让向弥留之际的芳汀保证,他会找到她的女儿珂赛特,而且会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用一生保护她(Come To Me Fantine’s Death )。为了实现对芳汀的承诺,冉阿让击昏了赶到医院的沙威,顺势逃脱了(The Confrontation)。

在孟费郿,芳汀的女儿小珂赛特在德纳第夫妇家中备受虐待,却仍然充满天真的幻想。(Castle on a Cloud),这对夫妇开着一家酒馆,粗俗而贪婪(Master of the House),冉阿让来到酒馆,付给德纳第夫妇一笔钱,把小珂赛特带到巴黎抚养长大(The Bargain – Waltz of Treachery)。

时光流逝,已是1832年的巴黎。巴黎街头充满了贫困、动荡与不安(Look Down)。一个偶然的机会,年轻学生马吕斯碰上了已长大成人的珂赛特,一见钟情(The Robbery)。一直追捕冉阿让的沙威也来到巴黎,誓言要将冉阿让追捕归案(Stars)。而这时,倍受人民爱戴的拉马克将军逝世,这使安灼拉和他的一群学生朋友们看到了革命胜利的希望(The ABC Cafe – Red and Black-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德纳第的女儿爱潘妮深爱马吕斯,但她还是把马吕斯带到了珂赛特的住处,帮助他们相见(In My Life-A Heart Full of Love)。正在这时,德纳第纠集了一群流氓准备抢劫冉阿让父女。爱潘妮出来驱散了他们(The Attack on Rue Plumet)。冉阿让误以为是沙威发现了他的行踪,立即要带珂赛特离开此地,马吕斯和珂赛特只好在失望中分手。随后,马吕斯加入安灼拉领导的学生起义军的行列(One Day More)。

第二幕

起义的学生筑起街垒,爱潘妮追随马吕斯来到了街垒,马吕斯让她送信给珂赛特,以使她离开危险的街垒。(At the Barricade)。但爱潘妮只见到了冉阿让,请他将信转交,然后独自徜徉在巴黎街头,幻想马吕斯的爱(On My Own)。沙威混进学生的队伍想要破坏他们的计划,却被机灵的流浪儿伽弗洛什识破身份(Little People)。爱潘妮重回街垒,却身受枪伤,死在马吕斯的怀里(A Little Fall of Rain)。冉阿让读了马吕斯的信,来到街垒参加战斗。由于他的英勇表现,安灼拉要报答他。冉阿让请求将沙威交给他处置,并瞒着众人放走了沙威(First Attack)。在战争的间隙中,众人饮酒唱歌,各怀心事(Drink With Me),冉阿让望着熟睡的马吕斯,为他祈祷(Bring Him Home)。次日,第二轮战斗开始。伽弗洛什跑出街垒寻找弹药,不幸中枪牺牲(The Second Attack-Death of Gavroche)。

在最后一轮战斗中,除了冉阿让和身受重伤的马吕斯幸免于难之外,起义者们全部牺牲(The Final Battle)。冉阿让背着马吕斯从下水道逃走,中途遇上了以盗尸为生的德纳第,他偷走了马吕斯的戒指和表(The Sewers— Dog Eats Dog)。在下水道出口,冉阿让碰上了沙威,请求沙威允许他把这个受伤的青年送回家,然后就可以任其处置。沙威同意了。但这时的沙威已经陷入了矛盾,他既无法接受自己被一个苦役犯所救的事实,也无法接受自己居然“善恶难辨”,最后投塞纳河自杀身亡(Javert’s Suicide)。

战斗结束,但是世界似乎并没有改变(Turning),幸存的马吕斯沉浸在对朋友的追忆中(Empty Chairs at Empty Tables)。与此同时,在珂赛特日夜照料下,马吕斯日渐康复,但不知到底是谁救了自己(Every Day)。在珂赛特与马吕斯的婚礼前,冉阿让主动向马吕斯坦白自己的过去,希望他能为自己保密,不要告诉珂赛特让她伤心。马吕斯听后大惊失色,默许了冉阿让离开的提议(Valjean’s Confession)。

在婚礼宴席上,德纳第不请自来,拿出戒指和表作为“证据”证明冉阿让是杀人犯,意图敲诈。马吕斯这才知道救命恩人正是冉阿让!他立即带着珂赛特赶往冉阿让的住处(The Wedding – Beggars at the Feast)。但是冉阿让已经快要死了(Epilogue)。最后,在亲人的陪伴下,冉阿让跟着芳汀、爱潘妮和所有牺牲的学生一起离开人间……(Finale)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